第45章

作品:《天师养鬼日常+番外

回打量的视线,声音轻快,像是说过无数次这样的话,“你的同僚我见过不少,也帮过他们,而且看在你这般样貌,我一定会好好让你完成心愿,送你早生极乐的。”
  王爷说了一大堆都没有得到回应,眼前的男人一副怔愣出神的模样,倒是让他自说自话了许久。
  这不是个傻鬼吧?眼睛里面升起怀疑,“鬼兄?”伸出手在男人面前晃了晃,对方依旧没有回应,正当王爷准备收回手时,他的手腕被面前人紧紧的捏住。
  “陆平。”眼前的鬼眼圈发红,他紧紧盯着王爷,手也没有松开半分,似乎生怕自己一松手就再也抓不着了。
  王爷这几年见过不少鬼,这个时候也知道不要随意挣扎,要是激怒了鬼魂只会吃力不讨好。
  因此在他轻微挣挣手腕发现自己挣脱不开的时候,他就不再动弹,只是道:“陆平?我叫祝忻”
  不过陆平这个名字好像有点耳熟,祝忻仔细回忆着,终于在记忆中想起来自己从哪里看到过这个名字。
  这陆平不是先秦琅迹国的最后一个大王吗,祝忻如今打算重铸的燕玄剑,就是陆平的佩剑。
  等一下……像是想到什么一般,祝忻的眉头倏地收紧,燕玄剑、陆平、如今这个突然出现喊着“陆平”的男鬼,这个人不会是琅迹王陆平,听说他要重铸燕玄剑,过来找茬的吧?
  “你是陆平?琅迹王陆平?”祝忻出声问道。
  眼前的男鬼,像是反应过来一般,他面无表情,做出一副冷漠的样子,垂眸看着祝忻,紧捏着对方的手松开,微微后退一步与祝忻拉开距离,他摇了摇头,而后道:“吾乃燕玄。”
  “燕玄?”祝忻听到这个名字松一口气,他揉捏着自己的手腕笑了笑,“不是陆平过来找茬就好,燕玄、燕玄?!”第一次念还没有反应过来,下一个瞬间祝忻猛地睁大了眼瞳,手腕的酸胀感他顾忌不上了,只死死盯着眼前的燕玄。
  衣服、衣服上的纹饰都已经做古,眼前的这个男人确实冷冰冰的没有人气,却又不像他之前见过的那些鬼一般死气沉沉。
  别的祝忻不敢说,但是鬼这东西他见过不少,恐怕他对于鬼的了解,比皇宫里面的道士、寺庙里面的大和尚还要了解的详实。
  凭借自己从小到大见鬼、和鬼打交道的经历,祝忻在仔仔细细看了看燕玄,已经可以笃定眼前这个一定不是鬼了,那么他……
  “你是燕玄剑?”祝忻屈起食指蹭蹭下巴问道。
  燕玄没有回答。
  “你是燕玄剑的剑灵?”以为是自己问错的题目,祝忻补充道。
  燕玄没有回答,移开了视线。
  “那你难道是——”
  “我是剑灵。”没有等祝忻的话再问出来,燕玄出声道。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燕玄眼底的失落再也掩饰不住,这个人长得再像他的王,却也终究不再是他的王了。
  “剑灵。”祝忻嘟囔着这两个字,不明白燕玄剑的剑灵和单独的剑灵两个字有什么区别,不过他也没在纠结,又道:“那你如今出现,是因为知道我要重铸燕玄剑了吗?你不开心了?不想让我铸他?”
  “不是。”燕玄摇摇头,还想再说什么,可是面前的祝忻根本没有给他继续说下去的机会。
  “我就知道,剑灵大哥你一定格外宽厚,一柄剑吗,又怎么会不让我铸造。你放心我一定会把新的燕玄剑铸的漂漂亮亮,你要是不放心也可以看着我把它做出来,到时候你一放心不就可以走了吗?”
  祝忻不知道为什么燕玄剑的剑灵会在自己身边,根据之前的经验,那些鬼在人间留恋不走是因为有心愿未了,祝忻帮他们了解心愿他们也就会开开心心的投胎去了。
  只是如今这个是个剑灵不是鬼,他过来的理由,祝忻除了燕玄剑也找不到其他了,至于他铸好剑这剑灵走不走,祝忻可就真的不知道了。
  “剑灵大哥,你是真的不会阻碍我铸剑,对吧?”祝忻轻声问道,眼睛里面满是紧张,他找了那么久只有这一柄燕玄剑和他的心意,要是燕玄不让他铸造,祝忻还真有些舍不得。
  “不会。”燕玄回道,这个人和陆平真的是大不一样,起码陆平没有他这般聒噪。
  眼睛深深地看了祝忻一眼,燕玄不再多言转身就要离开。
  看着对方转身抬步就走的样子,祝忻也没拦,他见惯了这些鬼啊灵啊,来无影去无踪的样子,等它们有事就又会来找他的。
  这样想着祝忻也不再多想,又回到了书桌后面,看着桌面上的图纸,手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装有精铁的木盒,回头进宫一定要从皇上那里挖一块玄铁出来。
  祝忻笃定的想着。
  身边突然多了一层阴影,祝忻顺着影子过来的方向看去,“你……没走?”他的身侧燕玄正低下头来看着桌面上的图纸。
  听到祝忻的问题便回道:“我醒来之后,不知为何就到了这里,不能离开你身边过远,就譬如刚才,没有走出院子我就动弹不得了。”
  “这是为何?”祝忻摸不着头脑。
  “我也不知。”燕玄道,“想来这几日我要待在你身边了,多担待。”
  “这倒无妨,只要你不拦着我铸剑便好。”祝忻说,如今他没有任何想法,当务之急就是重铸一把燕玄剑。
  看着祝忻满心满眼都放在铸就燕玄剑上面,燕玄倒是觉得有些新奇,陆平铸剑是为了要一个天师的本命剑,这个人虽然可以看见他,可是燕玄也试探过了,这是一个凡人之躯,那么他为何要如此在意燕玄剑。
  虽然他和陆平有着同样的样貌,更甚他或许是陆平的转世,可是他已经不再是陆平,又何须如此在意一柄燕玄剑呢。
  “你为何如此想要铸一把燕玄剑出来?”
  似是没有想到燕玄会问这样的问题,又或者祝忻身边从来没有人这样问过,他不像之前立刻回答,而是又仔细思索了片刻,才轻声道:“执念吧。”
  随着执念两个字一出,祝忻原本磕磕绊绊的思绪连接起来,他接着又道:“我喜欢这个,大小就喜欢,只是宫里面的那些没有我看得上眼的,后来在古籍里面见着燕玄剑,听说它跟陆平一起下了墓,那我就再造一把出来嘛。”洋洋洒洒的说了大段,祝忻才反应过来原本的燕玄剑就在他面前坐着,神色有些许尴尬,祝忻笑了笑,“在下年轻气盛不懂事,剑灵大哥莫怪莫怪。”
  燕玄从不再这种细枝末节上和人较真,听着祝忻的话也只是慢慢抬了抬眼,“我不知道为什么不能离你太远,想来就是因为你这执念吧。等到你回头铸好新剑,我应当便能回去了吧。”
  这样说着,燕玄想到了还在深深墓中的陆平,那座坟墓那样漆黑那样冷清,他的王一个人在是会孤单的。
  门口响起脚步声,小厮快步走进来,他弯腰低首,对着祝忻道:“王爷,景大人来了。”
  “我知道了,还不快迎景大人进来?!”看着小厮再匆匆的走出去,祝忻对着燕玄又道,“怕是要麻烦你陪我见好友了。”
  “你不怕我窥伺便好。”燕玄轻飘飘的回道。
  “担心你……”一句话顺嘴的就要说出来,话音还没落地祝忻察觉不对劲,他想说“担心你窥伺作甚”,可是明明他今日才和燕玄见面,怎么会如此信任他。
  仓促遮掩住话头,祝忻起身飞快地说道:“我和景轩胡乱聊聊,怕是你要嫌烦。”这话说完祝忻更加后悔,怎么这话更怪了?
  然而没等祝忻发觉燕玄的反应,一个男子锦袍玉冠踏步进来,他只听到祝忻最后的一句话,笑道:“谁敢嫌你烦?怕是活腻了。”
  “你这进宫没两天,官威倒是不小了?”祝忻笑着道。
  他和景轩入座,祝忻坐在上方,景轩落座左首。
  丫鬟送上来茶便出去,甚至还关上了房门,不会再有人打扰,景轩笑了笑道:“过几天我想使官威也没地方去使了。”
  “怎么?古意楼的曹大人终于受不了你,把你发配外省了?”祝忻调笑道,话虽这么说却没有真的这样想。
  而景轩听到这样的话,神色却淡了下去,他微一叹气,低落的说:“差不多是这样的。”
  这次反倒是祝忻讶异了,他眼神一冷,起身就要往外走,“平日玩笑是玩笑,曹叔钦凭什么发配你?我去找皇上。”
  “诶!”景轩惊了,抬手就去拉祝忻,“你听我把话说完啊!”
  “他跟你开玩笑逗乐呢。”景轩和燕玄同时说道。
  “开玩笑?”祝忻动作一滞,回头看向了燕玄。
  祝忻说的话和眼神都没有掩饰,景轩松开自己拉着他手臂的手,在室内环看了片刻,景轩的视线中这间屋子里面除了他和祝忻,再无其他人了。
  “你是又在和……说话?”景轩同祝忻认识多年,老友身上的故事景轩多多少少也知道,因此如今他除了有些惊讶倒无其他情绪。
  “嗯。”祝忻点点头,刚才一片慌乱,如今冷静下来,祝忻定定看着景轩的表情,没有任何被无故发配的失意落寞,甚至还有些尴尬和不好意思。
  “你刚才在和我取笑逗乐?”祝忻问道,语气里面有些兴师问罪的意思。
  “我的王爷,您快些坐下吧,刚才可把我吓坏了。”景轩皱着眉头,拉着祝忻坐回去。
  “还不是你故意这样说!”祝忻一瞪眼睛。
  “是是是,是臣的错。”景轩低眉顺目,真心实意的认错,“下官不应该和王爷开这种玩笑,让王爷忧心了。”
  “所以到底是为了什么,曹叔钦把你遣出去?”祝忻问道。
  “之前我不是仿了一副游春图吗?那图在画楼里面好好挂着,前两日被一贼偷走了。”提到那个贼,景轩有些咬牙切齿。
  “若是贼让御前侍卫去抓,你顶什么用?”祝忻一抬眼。
  “那贼留下了一张纸条,说让我出宫去取。”景轩越说心底越生气。
  “那个贼——”祝忻想到了什么,再看向景轩眼睛里面有些揶揄,这可是景轩自己当初欠下的债。
  “孽缘啊。”知道景轩因为什么要出去,祝忻摇头晃脑轻笑出声,“我还想回头让你帮我去皇上那里说说好话,替我求一块玄铁出来,结果你不日就要出宫,怕是帮不上忙了。”
  “玄铁?你还没歇了铸燕玄剑的心思?”景轩有些惊讶,“这要求也一天比一天高。”
  “我要铸的剑自然是要最好的材料,再说最开始的燕玄剑也是用的玄铁,我这仿制品不能比原来的差吧?”
  “我觉得你在暗示我什么?”景轩在皇宫里面干的是修复老物件的事情,修复古物最先要做的就是仿制,宫里面各种精妙材料取之不尽,但是景轩在仿制时还是不会用上好的材料,那也太暴殄天物了。
  景轩可不像祝忻一样,为了一个仿制品这样劳心费力,不值当的。
  不过景轩也知道祝忻为了这样的一柄剑废了多少心思,这样丧气的话他也不会和祝忻说:“虽然我不日久要出宫,帮不了你,但是我就想皇上也不会不满足你的要求。”
  景轩这话没有作假,祝忻虽然是一个异姓王爷,但是皇上给他的恩宠却不少,几乎是有求必应,景轩在宫里活的滋润,也是因为他是被祝忻举荐进宫的。
  没有在之前的话上再多聊什么,景轩接着道:“等回头有了玄铁,你铸成了剑,打算叫它什么?还是叫燕玄剑吗?”
  “还叫燕玄剑未免有些太过于随便了吧。”祝忻下意识看了一眼燕玄,燕玄也不想世上再出现一柄燕玄剑吧。
  “叫宋代仿制先秦琅迹国燕玄剑。”祝忻手点着下巴,一边思考一边道,说到最后他还觉得不错的点点头,“前因后果和来历都齐全了。”
  “呵,您还真会取名字啊。”景轩扯扯嘴角,回答的格外敷衍,这名字不比接着叫燕玄剑还随便?他这小王爷还真是会暴殄天物,一分一毫都没有打折扣。
  “燕玄,你觉得这个名字不好听吗?”装作没有看到景轩的回答和表情,祝忻回首问着燕玄。
  燕玄就是燕玄剑,他的建议祝忻是一定要考虑的。
  不知道祝忻为什么会问他这种问题,回想着那人刚才说的一长串名字,燕玄轻叹一声,有气无力的回道:“你开心便好。”
  宋代仿制先秦琅迹国燕玄剑?燕玄只想自己不要看到这柄剑才好,丢脸。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