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作品:《复活之后皇后成了克隆的

堵在了厕所里。
  过程如何谁也不知道,但是结果就是西斯特回家比正常时间晚了整整两个小时,而且他嘴角还有明显的淤青。
  就连顾瑾都放下手里端着报纸。
  “一切顺利?”
  本来西斯特是想和他们哭一哭的,可一想起昨天晚上还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在客厅里跳着脚,朝他俩大喊大叫“我不用你们管”,就觉得挺丢人。
  “好的不能再好了。”
  然后一瘸一拐回了自己屋。
  楚风和顾瑾对视一眼,楚风走到小路对面,一辆极不起眼的旧飞梭,敲了敲窗,对里面的人说:“下来,有事问你。”
  然后又朝拐角处一个卖糖的小老板喊:“还有你,跟我进来。”
  嘉德里安陛下派来保护西斯特的侍卫,和卡门手下的暗卫头子,一起坐到了楚风家的书房里。
  顾瑾是那种嘴硬心软的人,他就想去学校和那几个崽子谈谈人生。
  躺床上楚风还给他宽心:“没事,受点挫折是好事,当年要不是实在活不下去我也不会带着哥哥出来闯,嘉德里安小时候也是吃了大苦……还说你不喜欢小孩儿,要不要我们自己生一个?”
  说着手就开始不老实。
  顾瑾赏了他一巴掌:“滚蛋。”
  西斯特开始厌学了,他还洗凉水澡把自己弄感冒也不想去上学。
  顾瑾有心想教教西斯特怎么处理这种校园危机,可叛逆过头的小孩是听不进去话的,你刚把话题往这上面引,他马上就不说话了,堵的顾瑾胃病都要犯了。
  楚风拍拍他的肩膀,看我的。
  “在学校和别人打架了吗?”不等西斯特说话,楚风接着说:“男生打架才正常,我上学的时候,全学校都没我的对手,那些高年级也被我整治的服服帖帖,你会打架吗,看你样子也不像会的。”
  西斯特就很生气:“我……我很厉害的。”
  楚风做出一个怀疑的表情:“是吗?”
  赌了口气的皇储殿下气鼓鼓地又去上学了,然后没有意外的又输了。
  看着脸上五颜六色的崽子,楚风问:“好激烈啊,赢了吗?”
  顾瑾配合道:“肯定赢了啊,咱家这么好的基因,怎么会连几个平民的孩子都打不过。”
  西斯特疼得超想哭的,为了面子梗起小脖子:“没错,他们……他们向我求饶来着。”
  楚风拍拍巴掌:“太厉害了。”
  西斯特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回屋睡觉,半夜疼得睡不着。
  第二天是周末,后院一大早就叮叮当当,他顶着起床气推开房门,就看见他的宠物乐园旁边多了一个小CAO场,楚风正拎着因塞斯在做准备活动。
  “你们在干什么?”
  “看着弟弟这么优秀,你哥哥终于有了点上进心,大约是觉得自己不能再这么废物下去,他想和我学打架,你要一起来么?我没空的时候你好好教教他。”
  睡眠严重不足的因塞斯打了个巨大无比的哈欠,心说自己这是招谁惹谁了。
  “我要怎么教?”
  “现在旁边看着吧,了解学生的水平才能教的好。”
  西斯特觉得这话有道理,不过看着看着就变成了在后面跟着学,学习格斗难免受伤,因塞斯用过的药油顾瑾就放在电视旁边,一个十分明显的地方,嘴硬的小崽子时常半夜偷偷出来拿。
  十天半月就要新买一瓶,后来顾瑾已经会根据药油消耗的速度来判断小崽子最近是赢了还是又挨揍了。
  等西斯特又大了点就明白楚风的意图了,心里别别扭扭的。
  而那时因塞斯早就跟不上他们的进度,重新做回了柔软的宅男,院子里的小CAO场只有楚风自己练,西斯特在角落里偷着学。
  偶尔顾瑾路过还会沉默地帮小孩儿纠正一下姿势。
  那个每次放假回家看见卡门都会黏黏糊糊搂着他脖子不撒手的孩子,一年又一年,越长越大,也越来越沉默,叛逆的少年时代终于结束了,明明是楚风带他的时间更多,而且拥有密不可分的血缘关系,可他偏偏更像顾瑾。
  冷冰冰常年板着个脸,瘦瘦高高的,可所有人都知道,那个叫顾翎的成绩好,打架也超厉害。
  “儿子啊,要不要回来住?”嘉德里安陛下满怀期待和已经跟自己一样高的儿子说。
  西斯特正帮怀里的猫剪指甲,抬头面无表情地看了自己父亲一眼。
  嘉德里安觉得顾瑾的影子在自己眼前一晃而过,一颗老心颤了又颤。
  “不要,大爸说秋天送我去读大学。”
  “有家庭教师。”
  “大爸说做皇帝要懂民间疾苦。”
  嘉德里安梗了一下,也不能说不对。
  “你阿嬷想你。”
  “我每天都和她通话。”
  “行吧,你想好读什么专业了吗?”
  “恩,畜牧养殖。”
  嘉德里安:……
  这是哪门子民间疾苦?
  无师自通学会噎老子的西斯特面对卡门,还是柔软的。
  至少他俩会一起窝在沙发里絮絮叨叨聊好几个小时。
  嘉德里安就十分吃醋了,这还是我那个一天和我说不了十句话的儿子吗?
  西斯特则说:“当年卡门答应做我母后,我说了要一直对他好,陪母后聊天好奇怪的?”
  母后是亲的,父皇就是捡来的对吧,嘉德里安捂着胸口自己找药吃去了。
  感动不已的卡门则偷偷塞了一张卡给他,里面有一笔糖果基金,西斯特皇储殿下毫无后顾之忧地去上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