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作品:《哄你入睡

整个新生开幕流程,还邀请他为新生代表颁发奖学金。
  本来付疏是很不情愿的,他明白这是帝都大学校领导们打的一副好算盘。付疏商业巨头的身份参与大学投资项目,无疑是给学校添光彩撑腰杆的表现,可以更好的打响他们学校的名号;二来呢,许多商业上的成功人常做慈善,也是为了让自己的履历更加好看,赚出更好的商业名声。这就是一举两得的事。
  付疏是不太在意的,但是想到宋眠还要在大学里待上几年,此举说不定以后还能为宋眠行个方便,于是就答应了。本来他是想告诉宋眠这事的,奈何宋眠一早脸色阴沉沉的,他也就没说了。
  到了合适的位置坐下来之后,付疏不自在地理了理领带,不耐烦地将目光投向说话滔滔不绝的校领导人,手痒痒的摸到手机想给宋眠发信息。
  台上校主任激情昂扬的声音念道:“接下来,让我们有请你们品学兼优的学长来为大家进行演讲。”
  底下学生鼓着掌就悄悄传开了音浪,窃窃私语个不停。
  付疏蹙起了眉,显然不太喜欢这种行为,冷着脸抬起头来,目光就猝不及防落在了站台中央的人身上。
  少年穿着笔挺帅气的黑色正装,他脸嫩但穿这身衣服并不显得老成,让他的眉目更成熟了几分。他柔软的发丝简单地抓了抓,露出光洁的额头,显得十分精神。尤其是他那俊逸清雅的脸庞,往台上一站便轻易吸引了全场人的目光,那不是宋眠是谁?
  付疏恍了神,缓缓勾起了唇角。
  原来他要给颁发奖学金的,是他的媳妇啊。
  场上宋眠并未注意到台下那抹炽热异常的目光,自如地进行脱稿演讲,举手投足间都散发着魅力。他站得倒是笔直,丝毫看不出来今早撑着腰难受得生气的样子。
  只有他额角偷偷泌出的细细汗珠能让付疏看出他现在保持着优雅的姿态并不轻松,付疏的眸色渐渐暗沉下来。
  想藏起来,不给别的人看到,这人是他的宝贝。
  演讲完毕,台下掌声不绝,不知是真的听进去宋眠的鼓舞演讲了还是纯看脸捧场的,领导不得不比手势暂停,才能接着说下一项行程。
  “接下来,由我们学校的投资人、商业精英付疏先生来为我们的优秀学生代表颁发奖学金。只要大家肯努力,人人都能有这样的机会。有请我们的——付先生。”
  宋眠自听到付疏的名字起就惊愕地用目光在台下领导席搜寻,落到那张熟悉的俊朗面孔上一顿。
  付疏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接过提前准备好的荣誉证书和用信封包起来的奖学金,一步一步朝他的走去,目不斜视。宋眠在他走上台前的这一小段路程倒是大致猜出了来龙去脉,直道乌龙,面上却不显慌张,同样挂着得体的微笑正常营业。
  宋眠接过奖状,付疏还临场私加了一个欣赏人才的热切拥抱,场下响起阵阵掌声和欢呼,吓得宋眠脸上的笑容都差点裂掉。合过影后,新生仪式还在进行着,宋眠就从场上下来回到后台。
  难耐地松了松领带,宋眠不像付疏那样穿惯了正装,他还不太适应这么正式的服装。把刚刚拿到的东西都收进包里,在寄存柜里放好,再把常服取出来,宋眠就抱着衣服往更衣室走。
  正想着换完衣服等活动结束要怎么收拾知情不报的付疏,拐角处就伸出一双大手,猛地朝他袭来。
  “唔。”宋眠发出一声惊哼,嘴就被人从身后捂紧了,另外一只手向铁钳一样有力地钳制住他的腰身,就这样完整的落入一个炙热的怀抱。
  那人强制地将他往狭小的更衣室里拖,宋眠不反抗地任由他动作,关门、上锁。
  身后的人拥住他,滚烫的呼吸喷洒在他的后颈上,宋眠终于忍不住张嘴在他手上咬了一口。
  那人吃痛,收回捂在宋眠嘴上的手,闷闷地耸肩笑起来,“怎么知道是我的。”
  宋眠无语,“除了你谁还会那么无聊。”
  “仪式还没结束,你就这样离场好吗?”
  付疏在他颈后的那一小块皮肤轻蹭,含糊不清地回答他第一个问题,“那可不一定……我得看紧点,否则你就会被别人盯上了。学长,我都不知道你在学校里人气那么高啊,现在又收获一批迷妹,你可不能见异思迁哦。”
  宋眠现在腰身还在酸痛,脚步都微微发着颤呢,听见男人说这话气得拿手肘向后一戳,“你在台上胆子那么大,我都没脸见人了还见异思迁!”
  付疏赶紧哄被惹怒了的炸毛小猫,笑着揉揉他的发,“好好,我的错。接下来的流程都是新生入学动员之类的事了,没有我的part,领导也都散了我才过来的。”
  “现在也是这个姿势抱着你,你没觉得哪里硌吗?”
  宋眠狐疑地往上仰了仰脸,感受了一下。
  付疏被他无辜又疑惑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满心满眼都是满足,不禁怀疑宋眠会不会感受得到他突然增快的心跳了。
  “好像是有……什么啊?”
  付疏笑而不语,把人稍微松开了让他转过来,而后说:“这回你伸进手去拿出来看看。”
  宋眠疑惑地看着他,犹豫片刻还是把手伸进了他的西装内兜,指尖一撩,果然触到了一个丝绒质感的小盒子。心里咯噔一下,暗咐不会付疏又买了什么华而不实的东西吧,手绳他还戴在手上没多久呢,又买了什么啊这是?
  盒子很小,比上次放手绳的那个盒子小多了,宋眠很轻易地就把它攥进掌心拿了出来。
  摊开手掌,一个墨蓝色的丝绒小方盒安安稳稳地躺在上面。
  宋眠一怔,突然有点慌乱地抬头看了一眼付疏,只得到男人无限温柔的眼神。
  付疏温和着嗓音,低声哄劝道:“打开看看。这个你要是敢不要的话……学长你就别想好好地走出校门了。”
  应声打开,黑色的首饰软垫上嵌着两枚泛着温润银光的同款低调男戒。
  宋眠怔住,酸涩的热气往脸上冒,一时不知该做出什么反应。愣了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什、什么时候……?”
  付疏低下头去啄吻他的眼角,语带笑意,“就上次给你买手绳的时候,我就开始找人定做了,这两天才刚刚做好拿到我的手上,一直没找着机会给你。今天一看,再不给我就不安心了。还是早点给你,让别人知道你已经被套牢了。”
  “干嘛哭,不愿意吗?”
  宋眠这才惊觉自己眼眶已经涌上一片水雾,于是赶紧吸吸鼻子,把丢人的眼泪赶回去,重着鼻音道:“我才没哭呢……”
  付疏将盒内稍小一圈的戒指取出来,郑重地拿在手上,“宋眠先生,你愿意给我一个名分吗?”
  宋眠笑出来,“嗯。”
  质感冰凉的戒指被一推到底,环住宋眠纤长的无名指上,刚刚好。付疏举起那只手,在上面印下一个吻,满意地说道:“不枉我半夜偷偷摸摸给你量的尺寸。”
  更衣室顶上有一束光源,照在戒面上隐约浮现出一个字,宋眠奇怪地盯着那处看。
  “这个不是这样的。”付疏握住他的手对着光线缓缓晃动一下,戒身上那个字就明显了起来——付。
  戒面用了偏光的技术,只有在光源不同地方照射下才会显现出那个字。
  按道理戒指刻字这事也不少见,可偏偏这男人张扬地把字刻在外面,戒圈内才是一圈内嵌式的碎钻,和别人反其道而行。
  宋眠笑骂出来,“你这是小狗撒尿占地盘呢?”
  付疏也笑,“不,我这是以我之姓冠你之名。”
  难以置信,他们就在这个狭小简陋的更衣间里交换了一生的承诺。
  宋眠有点害羞地学着他的样子,取出剩余的那枚戒指,不甚熟练地套进付疏的左手无名指上,与他交握。
  他攀起身子,踮起脚送上温软的一吻,“谢谢你。”
  付疏轻笑,大掌扣住他的后脑勺,加深这个温情的吻,“不客气,付太太。”
  谢谢你在万千人中点进一个叫做软绵绵的主播的直播间,然后给了他一个家。
作者有话要说:  番外也结束了,感谢大家的阅读,我们有缘下本见,白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