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作品:《豪门的包子不好养

奇的。”
  “我最喜欢这种天气了, 你不觉得这样的大雨天最适合什么都不做,就这么窝在被窝里听听雨声吗。”
  莫晓逆光站在窗户前,身上穿着质地柔软光滑的丝质睡衣,勾勒出他身体单薄纤细的曲线,显得他整个人的气质都很干净柔和, 窗外是被雨水打湿的翠绿枝叶,他的小孩就这么站在那里,与窗外的背景融合在一起, 美好的让他心动。
  何楚一哑着声音对他伸出手:“过来看。”
  莫晓便光着脚丫子又“啪啪”的跑了回去,掀开被子重新钻到男人怀里, 紧紧搂着他的腰,抬头冲他眯着眼睛笑:“好暖和啊。”
  何楚一亲亲他的嘴巴:“怎么笑这么傻。”
  莫晓摸摸自己的脸:“有吗。”
  何楚一拿开他的手放在嘴边亲亲:“再傻我都喜欢。”
  莫晓便笑地更傻了,扭头看着窗外:“真好。”
  何楚一把脸颊贴在他额头上,和他一起听外面的雨声:“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喜欢下雨天。”
  “也不是一直都喜欢的。”莫晓想了想说:“比如下着大雨还要跑出去上课,又或者赶车什么的,这种时候就不喜欢了。”
  “原来是只喜欢窝在家里的时候看雨,还挺会享受的。”
  莫晓笑了笑:“自己一个人也不喜欢,因为今天你不上班啊。”
  何楚一心里热热的,大手放在他背后轻轻抚摸着:“有跟我以外的人这样听过雨吗?”
  莫晓摇摇头,感到他的大手不老实的摸到自己睡裤的边缘,不舒服的动了一下:“没有,认识你以前哪有这么清闲过,你都快把我养成废人了。”
  何楚一亲着他的脖子:“晓晓这样就很好,待在我随时都能看到的地方。”
  莫晓被他摸的身体有些发热,男人的身体在早晨本来就格外敏感,他们又这么耳鬓厮磨,再这样下去一准得出事。
  及时抓住他胡来的大手,仰头看着他:“别闹,还有点疼。”
  何楚一听了果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只是又伸手去解他睡衣的扣子,在莫晓不赞同的目光下一路从胸口慢慢往下面亲着。
  直到湿热的嘴唇触碰到腹部那条长长的疤痕为止,莫晓被他亲得有些情动,低头看着他。
  “怎么了?”
  何楚一的大手在那条长疤上抚摸着,神色沉重:“当时一定很疼吧。”
  怎么又问起这个来了,莫晓呼出一口气,轻轻摇头:“都过去那么久了,早就忘了。”
  何楚一又在上面亲了几下,心疼的厉害:“都是我不好。”
  莫晓有些无奈,伸手抚摸着他的头发:“早就过去了,没事了,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何楚一把脸埋在他小腹上,闷着声音说:“以后不要孩子了。”
  莫晓觉得好笑,伸手在他脖子上捏了捏:“是谁之前还说想再给小松添个弟弟妹妹玩的,这么快就改变想法了。”
  何楚一仰头看着他:“可是晓晓会疼……”
  莫晓皱着眉头想了想:“也不是那么的疼,毕竟当时也打了麻醉的。”
  停了一会又笑着说道:“再说了,孩子是你想要就能要的吗,又不是玩具,你一张嘴就能买来了,万一我只能生这一个,不可能再生第二个了呢,我毕竟是个男人。”
  这种低概率事件应该不会那么容易再发生第二次了吧。
  或许就是因为抱着这种侥幸的想法,他们最近做得时候基本都是不做措施的,那么多次了,要是能有也早就该有了,所以这个问题莫晓倒是一点都不担心。
  何楚一不知道在想什么,眉头拧着,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
  莫晓拍了拍他的脑门:“想什么呢。”
  何楚一回过神,坐起身抱着他:“晓晓想出去吗?”
  莫晓愣了愣:“去哪儿?外面这么大的雨。”
  “我不是说这个。”何楚一低头看着他:“我昨天去看宝宝的时候,看到你放在那里的书,晓晓想回大学继续学习吗?”
  莫晓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他发现了,也怪他昨天突然回来让自己一点防备都没有,书看完了也忘记收起来。
  试探的小声问道:“如果我想回去,你会不开心吗?”
  何楚一沉吟片刻:“不仅会不开心,而是会很不开心。”
  莫晓有些沮丧,不等他开口又听何楚一继续说:“可是我不可能把晓晓关起来一辈子,虽然我可以这样做,但这样只会毁了你,晓晓也会变得不再是以前的晓晓,我不希望看到你变成那样。”
  莫晓听得出他话里的意思,有些惊喜的看着他:“所以……”
  何楚一抵着他的额头:“去吧,你该有属于自己的生活。”
  莫晓忽然有些感动,抬手搂住他的脖子:“真不敢相信这会是你说出来的话,要是被二彻和温秋知道,他们一定会被吓到的。”
  何楚一笑笑:“你那两个好兄弟,向来不喜欢我。”
  莫晓吐吐舌头,伸出手拍拍他的头顶:“我觉得你最近变化好大啊,果然当了爸爸姓格都变了很多,好乖好乖。”
  这是把他当孩子哄了,何楚一有些无奈,握住他的手腕把人压在床上:“你变化也不小,胆子越来越大了,一点都不怕我了,嗯?”
  莫晓搂着他的脖子,两只腿也缠到他腰上夹紧,像只树懒一样牢牢挂在他身上:“你是我老公啊,我怕自己的老公干嘛。”
  何楚一瞅着他清亮的眸子,呼吸逐渐粗重:“别勾我,后面不疼了?”
  莫晓故意在他身上磨蹭,红着脸贴在他耳边小声说:“小松还要再睡一会,一次的时间还是有……哇!”
  话还没说完就被用力抵在了床上,何楚一粗暴的一把剥掉了他的睡裤,两人在被子下面来回翻滚,陆续有衣服从里面被扔了出来。
  窗外雨声淅沥,和房间里的春色一样连绵不断。
  过了金秋八月,又迈入九月,天气也逐渐清凉了起来,这段时间也是各大院校陆续开学的时间,很多学校都已经正式开始了新生军训。
  莫晓最近也一直在做复学的准备,学校的手续和流程都已经走好了,就等他重新进入大学的那一天来临了。
  莫晓说不紧张是假的,为此还特意抽时间跑到学校,蹭到颜二彻上课的教室去提前找找感觉。
  时隔一年,之前和他同班的那些同学们都已经成为大四的学长学姐,并且陆续进入了各大公司开始实习,看着他们忙碌的奔来跑去,莫晓其实还是有些羡慕的。
  温秋也结束了他的研究生生活,顺利拿到了硕士学位,并且还因为表现优秀被导师内推到一个在业界很有名气的大公司,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颜二彻也打算出去实习,他的专业和莫晓不一样,学校是鼓励学生们自己去找实习的公司,莫晓后来听说他好像是被一个跟他关系要好的学长推荐去了他们家自己的公司。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温秋不太赞同,两个人为这事还大吵了一架,一连好几个月都没跟彼此联系。
  莫晓不知道他们俩到底是怎么回事,也去劝过他们,不过温秋态度坚决,颜二彻脾气更是倔得跟牛一样,他谁都劝不动,索姓也就不去管了。
  毕竟他自己这边也是忙碌的很,家里学校两头跑,学校里的课一上完就立刻回家去看小松,本来轻松悠闲的大学生活,愣是给他弄成了一种奔波逃荒的感觉。
  累也是累的,但却很充实和满足。
  有时候从学校赶回来,小松也刚好睡醒,父女俩就会抱在一起又是亲又是闹的,玩得累了就躺在一起睡觉。
  小松现在又长大了不少,已经可以自己爬来爬去的玩了,抓到什么撕什么,简直就是一个破坏大王,莫晓喜欢看着她胡闹,只要不是太危险的事,基本都不会拦着她。
  这天何楚一难得回来的早了一些,手里提着给莫晓买的甜点,扯开领带问道:“晓晓回来了吗?”
  筱柔接过他手里的东西还有外套,笑着回答:“已经回来了,陪南小姐玩了好大一会,这会估计是累得睡着了。”
  何楚一脸上漾起温柔的笑容:“我去看看。”
  推开房门便听到窗边的风铃“叮叮当当”清脆的声响,窗户大开着,窗帘被风吹得微微浮动。
  旁边摆着一个大大的躺椅,上面铺着柔软轻薄的毯子,莫晓躺在上面睡得正沉,柔软的发丝随着微风轻轻浮动,浓密的长睫垂在眼睑上,面容白皙俊秀。
  他怀里还趴着一个粉嫩可爱的小团子,小松嘴巴里还裹着奶嘴,一只胖嘟嘟的小手扯开了莫晓身上的睡衣,一大一小穿着同色系的亲子家居服,美好又温馨的画面,看得人实在不忍打扰。
  何楚一放轻脚步走了过去,弯下腰把两个宝贝一起拢在自己宽阔的怀抱里。
  莫晓被他细微的动作吵醒了,颤了颤睫毛慢慢睁开眼睛。
  清澈的眼眸中映出男人温柔的笑脸,嘴角便轻轻扬了起来:“你回来了。”
  何楚一亲亲他的额头:“累不累。”
  莫晓把脸贴在他胸前蹭了蹭:“不累,想你了。”
  何楚一便把他一把抱了起来,连同他怀里还睡着的小家伙。
  莫晓搂着他的脖子,安心又满足的看着怀里的宝贝。
  “今天小松跟我说话了,我好像听到她叫爸爸了。”
  “是吗。”
  “真的,我还用手机录下了呢,一会放给你听啊。”
  何楚一轻声笑笑:“好。”
  “还有啊……”
  他们你一句我一句的低声轻语,都是无关紧要的日常小事,彼此却好像怎么都说不够,也听不够似的。
  窗外的风更大了一些,把窗帘高高的扬起,略微模糊了他们逐渐走远的身影。
  这样温馨平常的画面在往后的很多日子里,也会同样如此上演。
  作者有话要说:365bet官网注册平台_365bet足球实时动画_365bet足彩论坛了,谢谢大家!鞠躬!
  下本开《你看我甜吗?》点进专栏可收藏!
  贴文案
  全校学生都知道校草沈沉头脑聪明,相貌俊美,打架一流,是个狠人。
  但他有一点不好,特事儿,吃饭挑食,葱蒜不沾,不吃桃子,还怕晒太阳,从来不参加户外活动,皮肤白的像探照灯,自带打光黑科技。
  他的同桌凌树视他为眼中钉,因为他常年霸占学年第一,害自己成为千年老二,还仗着自己的美貌掳获了他的梦中情人,校花白晶晶。
  两人抬头不见低头见,一见就恨不得把对方生吞活剥了(凌树单方臆想,因为同桌两年,沈沉压根就没注意过自己这位小同桌)
  一日放学,凌树值日后抄近道回家,路过一个黑漆漆的小巷子时,看到了他这辈子都忘不了的一幕。
  沈沉和校花白晶晶抱在一起,他弯腰凑近校花的脖子,嘴角冒出两颗锐利的小尖牙,狠狠地刺进校花白皙柔软的脖颈里。
  那一刻凌树甚至听到尖牙刺进皮肤“呲嚓”一声恐怖的音效。
  他吓得忘了逃走,看到沈沉慢慢抬起头,月光将他俊美无双的面庞勾勒的愈发邪魅,瞳孔赤红,锐利的小尖牙还没有收回去,有红色的液体顺着嘴角往下滴落。
  修长的手指划掉那抹血迹,眉间拧起阴郁的神色:真苦。
  凌树吓得跪在地上,妈呀!见鬼了!
  眼瞅着他们的校草大人把视线慢慢转向他,凌树大脑当机,脱口而出:您,您看我甜吗?
  沈沉瞳孔微缩,红色的舌尖在尖牙上轻轻舔过:甜不甜得试了才知道。
  确认到底甜不甜事后,沈沉抱着被他吸得腿软脚软瘫在他怀里的凌树,轻轻勾着嘴角:以前怎么没发现他的小同桌这么甜,看样子以后不用再这么辛苦的寻找猎物了。
  ………………………………
  补充设定:
  1.沈沉家族有吸血鬼血统,几千年下来已经不需要完全吸食血液进食了,饿了吸两三口就饱了,不会伤人姓命,还可以吃人类的食物。
  2.沈沉还保留着吸血鬼祖传的见光死,白天没精神软塌塌,晚上精力强悍,不知疲♂惫。
  2.凌树:我怀疑你第二条在开车,而且还是针对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