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作品:《娇宠gl +番外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二lialh二 20瓶;今年一定跟雅思分手、pt75218、北盐、呵呵 10瓶;解忧杂货店的解忧人 7瓶;草莓味的橘子·y 5瓶;季迁遥、r&j、97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84章  
  相较于南城的婚礼, 私人岛的这场西式要铺张奢华得多, 却也轻松随姓得多。
  夏修音在岛屿日常维护的工作人员之外,又请了两支专门的团队, 用以贴身管家、水疗师、调酒师、私厨……考虑到参加婚礼的宾客可能会带小宝宝, 也特意配备了专业的儿童护理师。
  岛内的高尔夫场、马场、玫瑰园、酒窖、潜水设施、海钓、冲浪等装备, 在婚礼前后一周,对所有宾客开放。
  “希望大家能够过得愉快。”夏修音微笑道。
  私人岛的婚礼, 邀请的大多是两人交好的朋友,三十岁上下的青年, 难得在私密的、没有旁人窥视的处所得以放松, 对于水上运动抱有极大的热忱。
  他们乐于在澄澈碧绿的海域驰骋, 用宴会开始后的第一支酒作为彩头。
  身为婚礼的两位主角, 夏修音和夏瑜却对这些集体活动敬谢不敏。
  她们十指相扣在糖白色的沙滩散步, 感受温凉的氵朝水漫上脚踝,包裹肌肤, 在痒意抵达之前又退下。
  “海风是湿湿的。”女孩阖了眼,细润的风裹了水汽在面部肌肤轻抚。
  她的拇指轻轻滑过夏修音的掌腹,在姐姐低了头去瞧时,她退开几步, 牵着姐姐的手, 将肩部打开。
  夏瑜的颈部曲线延展得很漂亮, 她踢掉鞋,踮起脚尖,又凑近姐姐, 双手呈优雅有力的弧状。
  海浪轻拍。
  夏瑜赤着足,踝骨纤瘦而精致,薄薄的肌肤覆于其上,浅青的脉络吻合在莹白的皮肉,趾缘在轻盈的足尖旋转时沾了些细沙。
  “阿瑜。”
  夏修音不懂舞蹈,她放松身体,被女孩牵引着晃动。
  夏瑜在她的眼前,如同含苞的花骨朵,一点点绽放,剥出其中的娇嫩柔软来。
  夕阳挟了云絮浸入海水,倾泄柔和的碎金,一层层渲染着细浪,在风梢跳跃、迸溅。
  酿了满海域醇美的酒液。
  夏修音垂下眼睫。
  女孩的脚趾甲面镶了一枚小小的星星,是她贴的。
  彼时,她盯着等风干了,叮嘱女孩不许刮蹭弄花,才压抑着摩.挲的欲.望,松开夏瑜的脚踝。
  那枚小星星,此刻,在她视野里发着亮,围绕她运行出轨迹。
  夏瑜哼着小调。
  细软的声线,仿若不注意抿一抿,便会甜得化掉。
  一个柔和华丽的后撤步,女孩重新落回夏修音的怀里。
  她吊着夏修音的脖颈,扬起下巴,轻轻碰了碰姐姐的唇角。
  “姐姐,晚上好。”
  大提琴的音色丰富低沉,管弦乐团演奏唯美舒缓的曲谱,倾落的日光透明而饱满。
  数架无人机在广阔的草坪上空盘旋,跟随两位新人的足迹进行记录。三机位的摄影与摄像,主副机位互补配置。
  在场的所有宾客,专注地见证。
  夏瑜与夏修音落步于花瓣铺就的小径。
  长而宽大的拖尾主纱,近乎于白的浅香槟色,温柔又圣洁,薄薄地曳过柔软馨香的花瓣,覆上一层轻朦。
  果果揪着泡泡裙,拎了小花篮,吧嗒吧嗒地迈着小短腿,同一个穿衬衫打领带的萝卜头跑在两人前面。
  那位四五岁的小朋友抛洒了花瓣,她便弯了腰认真地捡拾起,放进自己的小花篮。
  “系花花呀。”她心疼地吹一吹。
  夏舒兰站在岑澳旁,瞧着小小的插曲,笑得捂了嘴,“妙妙,你看看你女儿,怎么傻成这样啊!”
  岑澳不乐意搭理她。
  仪式亭前。
  夏瑜握住夏修音的手指,为她套上戒指,而后亲了亲指尖。
  两人共同挑选的款式,极简的素圈,相扣时契合得令人心动。
  风来得很慢,递送远方教堂的钟声。
  岑澳耳边是白鸽扑动翅羽的声音。
  安静地喧嚣着。
  女孩阖眼去吻姐姐,神情庄重而虔诚。
  岑澳仿佛看见白鸽的翼尖,那些随岁月剥蚀的碎屑,金粉般镀着光坠落。
  夏修音用了两年的时间和她的女孩满世界游历。
  她们跟在动物摄影师身后,观察非洲草原毛茸茸的小狮子,结识了二三旅人,为墨西哥平静惬意的黄昏而流连。
  她们裹着同一条毛毯窝进圆顶冰屋,点燃海豹油灯,等待绮丽的极光悬于天际,惊叹于奇异的壮美。
  她们随人氵朝游走阿尔伯**头,探寻披头士文化是如何将摇滚辐射球,翻阅一张张珍贵的照片,久久驻足于栩栩如生的雕像前。
  浸在普罗维登西亚的海,夏修音扶着岸礁,看女孩细白的指拨弄出淡蓝的波纹。
  一双纤瘦的足小心地探进水面,又悄悄地抵在她的腰际。
  好似这样便能安心。
  夏修音与女孩对视,一时分不清是海水更澄澈一些,亦或是那双眼。
  她的心房向下塌陷。
  陷落至温软的海域。
  她将女孩拉进了水里。
  把小小的惊呼堵在唇齿间。
  她太过激进,所以夏瑜只得攀附着她,可怜地从她的口腔汲取微末的氧气。
  阳光经由澄澈巨大的透明海体,折射出迷人的色彩,海底珊瑚丛鲜艳地招展,攀爬在藻红的礁岩。
  她们被斑斓的海水没顶。
  旅程过半。
  夏修音坐在岐伍黎的山间草场,看见不远处屋顶冒出的尖尖十字架,铝制,漆了银白的色。
  唱诗班歌颂着神的意志。
  她与夏瑜做过两次礼拜,善良好客的邻居因而赠予她们两本圣经。
  “愿主保佑你们。”老人和蔼道。
  夏修音回忆着,神色放松。
  她口中衔了一支草杆,根茎甘甜,韧而细嫩。
  也许……可以给女孩编一些饰物。
  她喜欢这样的小东西。
  夏修音打量了会,盘算着。
  “姐姐。”
  她本能地回头。
  被她的女孩抱了满怀。
  被她的爱……抱了满怀。
  她们相拥跌倒在松软的草地。
  青草香蓬勃着,清新地、攥在她的指尖。
  胸腔鼓躁得生痛。
  夏修音听见巨大的、近似于轰鸣的回声。
  随之长久的消音。
  世界被按下旋钮,安静地上演无声默片。
  女孩倾着上身,垂首与她前额相抵,细腻的触感在肌肤留下印记。
  一层层覆盖无数次的相触,加深,刻出记忆的镂纹,想必再做牵扯,便会渗出浓郁的腥甜。
  “是不是被我吓到了?”如同所有恶作剧成功的小孩,夏瑜自得地翘起小尾巴,她的眼里很亮,映着夏修音。
  所有的声音在一瞬间重新涌入。
  世界变得丰富、生机。
  叶间有风。
  凝滞的赞歌流淌起来,童声空灵稚嫩,涤荡尘埃。
  夏修音按着女孩的后脑,温柔地啄了啄她。
  我人生的所有欢喜,都源于你。
  只属于你。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陪伴。
  下本《纯糖主义》应当是在寒假开。
  请收藏我的专栏。鞠躬
  阅读体验不好的话,很抱歉。
  感谢支持。
  非常感谢。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胭脂后援会流光 15瓶;哎哟喂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