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作品:《穿成BOSS我却不会武功

真是太好了。”
  “爹?”少年的声音带着几分稚气。苏霁月看着比自己离开时更年幼的少年,一时间,百感交集。
  “《照影心法》第一百零四页最后一句,写着什么?”越沉算是几人里最冷静的一个了,没有急着叙旧,而是先试探了一下少年。
  “照影心法只有一百零一页。”少年淡淡地说。
  “果真是师兄,进来说话吧。”越沉放下心来。
  “他是谁。”一进屋,少年就将目光落在苏槐身上,更准确地说,是落在自己原本的身体上。
  “师兄不要误会,他不是夺舍的那人。”越沉简单讲了发现师兄被夺舍之后到用唤魂阵将苏槐魂魄引来的事情:“他也叫苏槐,不过是槐树的槐,身在异世,大抵是与师兄命格相同,才凑巧被唤魂阵召唤过来。”
  音淼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哦,我就觉得上次在鸣鹤书院觉得怪怪的,又说不出哪里奇怪,原来根本不是一个人。不过你伪装的可真像。”
  苏怀点点头,不再纠结身体的事,又看向苏霁月:“那父亲又是怎么回事?您不是被……”
  “哎,都是先帝在北齐布下的局,你越叔叔是好人,我们配合演了场戏,为了保密就谁也没告诉,没想到害你差点出事。还好你回来了,不然爹这辈子都没办法原谅自己。”苏霁月说:“不过怀儿怎么会跑到一个幼童身上,这几个月又是怎么过来的。我回到天剑门也三月有余了,你们半点消息也不知吗?”
  少年开口:“我被夺舍后,灵魂浑浑噩噩飘了一段时间,后来醒来,就在这个少年体内了。这少年似乎年少时丢了魂魄,变得痴傻,被父母丢弃了,我醒来时,已经饿得奄奄一息。醒来后,我用了几天时间,搞清自己原来已身处西南深山之中,我没有武功,也没有盘缠,只能暂时在那里住下。没想到机缘巧合,遇到了音淼姑娘,多亏他相助,送我回来。”
  见少年提起自己,音淼露出一个羞涩的笑容:“可能是我们有缘吧,在鸣鹤书院被假苏怀拒绝后,我心灰意冷,去西南散心,顺便给自己新写的琴曲找找灵感,没想到就遇到了阿怀。我一看见他,就觉得,有种宿命之中的感觉,没想到真是这样。世人都以为我爱的是苏掌门高绝的武艺和清俊的容颜,但我音淼岂是那么肤浅的人,即使阿怀武功尽失,即使他变得和以前完全不同,但我还是会在第一时间爱上他。”
  苏怀:“音姑娘,抱歉,在下一心只想修剑,何况现在这具身体年岁尚浅……”
  “阿怀是嫌我老吗?”音淼露出一副要哭不哭的表情。
  “在下绝无此意,音姑娘容颜绝世,心地善良,又是在下的恩人。只是苏某不通情爱,怕白白耽误姑娘。”苏怀赶紧澄清道。
  音淼:“可我早说过,此生非苏郎不嫁。我愿意等阿怀长大,你不懂感情,我可以教你,只要你别推开我。”
  苏霁月:……我明明养了个儿子,为什么有种养的白菜被猪拱了的心情。
  “咳,音姑娘将犬子带回,在下感激不尽,不过眼下他这副身体年幼,谈婚论嫁为时尚早,若是再过五年,音姑娘不弃,苏某绝不多话。”
  音淼像是这会才意识到,苏怀父亲还在呢,自己一只在人家父亲面前,倒追人家儿子。脸腾地红了,站起身磕磕巴巴地说:“苏,苏伯伯说得对,是我唐突了,那……那个我告辞,你们聊,你们聊。”
  苏槐和越沉也跟着离开了,不打扰人家父子两人叙旧。苏槐看着音淼仓皇离开的背影,突然觉得这姑娘姓格还有些可爱。
  “别看了,那是我未来师嫂。”越沉佯装吃醋地说。
  “噗哈哈哈。”苏槐笑起来说:“一个清冷,一个娇媚,我也觉得他俩挺般配的。”
  又一年春天,京城的火锅店已经开到了第五家分店。
  这家火锅的老板,即使是常客,也不知道他的身份,大掌柜却极为年轻,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别看年纪小,做生意却是一把好手,五家店被他管理的井井有条,听说万贯楼的楼主相中了这少年的经商天赋,曾亲自来挖人,却被少年拒绝了。
  这火锅店有个很奇特的地方,每一家分店都会留一个二楼的雅间,装修的十分精美,但即使满客,也不会动用。据说那是留给火锅店的老板和老板娘的房间,可是又听说,哪里每次开启,都会出现两个长相出众的青年,一个高大帅气,一个清瘦俊秀。
  苏槐觉得自己亏了,当初答应越沉,用火锅店的火锅来抵当初两万两的债务,结果越沉不仅当真按顿数着来吃,还每次都要他亲自下厨来炒底料。
  苏桐那孩子倒是有心,在每家店都给自己留了单独的房间,无论是自己来,还是请江湖上的朋友聚会,都十分方便。只是苏槐不懂,为什么每次自己和越沉进去,如果碰见有人经过,对方都会一脸既好奇又纠结的表情看着自己。
  这个问题苏槐奇怪了很久,直到有一天,他与越沉单独在雅间吃火锅,饭饱离开只是,却撞上几个喝得微醺的姑娘。其中一个大着胆子问:“我们碰见你们好多次了,今天必须问清楚。”
  “姑娘要问什么?”苏槐笑容温和,看得几个姑娘激动得手绢都绞成了麻花。
  “为什么每次吃饭都是你们俩在一起,这家店的老板娘呢?”姑娘好奇地问。
  “老板娘?”苏槐歪过头看向越沉。
  “我在。”越沉笑起来,眉眼里尽是醉人的温柔。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