耻感满满的看着这个世界的Joker因为她的语言和动作打击而陷入诡异的兴奋状态。
  云海眼神死,她生无可恋的吐槽道:“真的假的,被揍了都能兴奋起来?这个世界的我真的是变态啊。”而且还是个抖M,不过话说这样说自己真的好吗?
  “看到另一个世界的我明明是个精神变态却要伪装成正常人实在是太有趣了。”“Joker”的反驳同样一针见血,但是——
  “精神变态?我不是,我有同理心。”面对“自己”的指控云海露出的假的不能再假的笑容。
  当眼睛余光看到“布鲁斯”的表情越来越诡异云海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的话语有越抹越黑的嫌疑,她开口尝试撇清关系:“布鲁斯不是你想的那样,狡辩师听我解释,啊,不对是听我狡辩。”
  完了,嘴已经秃噜了。云海怒了:“啧,烦死了,反正根本不是那回事!Brucie你——”
  迎着大蝙蝠侠能吃人的眼神云海秒怂改口:“布鲁斯我申请和隔壁这位分开关押,相信我,把我们两关在一起绝对是个坏主意。”
  在“Joker”的抗议声中,她用真诚的大眼睛试图感化眼前不为所动的蝙蝠侠,然后她居然成功了?真的假的?
  也许是因为大蝙蝠不想她打扰到他俩吧。听着隔壁传来的交响曲云海幸灾乐祸:哇哦,那听上去真痛啊。
  如果那殴打不会降临在自己身上就更好了。在听到自己单间的门被打开时云海的幸灾乐祸立刻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想到即将要遭遇的“爱的痛殴”她想也不想就抬手捂住了鼻子瓮声瓮气的说:“别打鼻子,上周偷龙虾吃才被阿福打断鼻梁骨了。”
  “喂,你这是什么眼神?”说到一半云海就出离的怒了:“这还是你怂恿我做的啊!”为什么这个罪魁祸首现在还装作一副无辜的样子?
  “你应该知道的吧,我和你口中所说的布鲁斯不是一个人。”蝙蝠侠声音低沉的提醒道,即便是已经暴露了身份他也依旧戴着那副头盔遮住了上半张脸。
  “哦,看得出。”见危机解除,云海放下捂着口鼻的右手懒洋洋的挥了挥手:“我可没把你们俩弄混。”
  紧接着她又毫不留情的吐槽起布鲁斯来:“你和我那个有被害妄想症的暴力狂Batsy完全不同,像他就不可能让自己的庄园毫无防护。”
  “啊,还有Alfred,”想到那铁拳云海立马龇牙咧嘴了起来:“用Alfred来威胁蝙蝠侠风险太大了,这是多想不开才会这么做啊!”
  反正云海绝对不会这么做的!那绝对是活腻了好吗?
  “我明白了。”只是几句话的时间内,这个世界的蝙蝠侠就做出了决定。在云海好奇的目光中他双手固定在面具两侧然后一个用力将它摘了下来。
  那一个瞬间真有点惊艳到云海了:黑色的短发略有些凌乱垂了下来,“布鲁斯”一个仰头将它们甩开了,一双如水晶般剔透的冰蓝色眼睛闪烁着冰冷的光芒看了过来。
  噫,回去后要骑摩托带Batsy兜风去。这个念头刷的一下就跳进了云海的大脑之中。
  “先从你最初出现的地方开始研究吧。”
  云海习惯姓的等着“布鲁斯”带路,发现后者还在板着脸看着自己。机智的她秒懂了其中的道理,但是还不如不懂呢。
  心累的叹了口气,云海揉乱了她的一头卷发:“明白了,明白了,我先走你在后面监控我就好了。”能理解是一回事,感到舒服就是另一回事了,哪怕明知道这不是自己世界的布鲁斯但看对方这警惕的样子她还是忍不住感到内伤。
  “不过你做的挺对的。”像在自己家一样,云海熟门熟路的打开了蝙蝠洞的机关拐向了去主卧的走廊:“就我这姓格搞不好下一个世界的我和你是死敌呢。”
  所以啊,比起不痛不痒的戒备,要是让亲爱的因为掉以轻心而受伤就得不偿失了。无论是哪个世界云海都不想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啊。
  说着嫌弃自己的话她手撑在主卧门上对蝙蝠侠回头一笑。
  回去的方法比云海一开始预想的要简单的多,最后发现居然是系统的残留力量搞的鬼。怀揣着小匣子被世界意识一脚踹回原世界后云海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
  越想越气,越气越想,怎么都睡不着的她直接怒而掀被!
  “?!”警报声轰然大作,布鲁斯猛然从梦中惊醒然后第一件事就是如触电般甩开了云海的胳膊。他刚刚在睡梦中差点就要给对方来个名为反手三角绞杀的脖子整骨手术了!
  “你下次能不能出个声?我差一点就扭断你的骨头了!”砰的一声闷响,这是布鲁斯直挺挺的躺回床铺发出的声音。
  “哈?”云海不屑的发声,她甩了甩胳膊翻了个白眼:“在那之前我已经在你胸口捅了好几刀了。”
  “唉——”布鲁斯用胳膊挡着脸重又躺了回去,警戒解除睡意又袭来,他有点迷糊的嘟囔着:“你半夜来又是为了什么。”
  “检查韦恩庄园的安保和蝙蝠侠的警戒心。”
  “结果如何?”
  “这么给你说吧,我非常不满意。”
  云海嘴硬的说法得到了布鲁斯冷漠无情的单音回应:“哦。”接着他面无表情的问了句:“那我能继续睡眠了吗?你给企鹅人出的破主意让我两个晚上没有好好睡了。”
  无视了那话语中的指责,云海得意洋洋的回了句:“害!我就知道他做的不错。”
  “我要睡了,你自便。”正如布鲁斯所说的,他直直的躺在床上胳膊环绕着另一个人的上半身闭上了双眼,云海能够感觉到他胸口起伏的速度正在逐渐放缓。
  这说睡就睡也太骚了吧。云海无语的试图扛起布鲁斯的胳膊,一次,两次,三次——在第三次试图离开失败后她忍无可忍的摇醒了后者:“见鬼的你能松开手吗?不是说好的让我自便的吗?”
  “我很困了。”
  “然后呢?”云海的眉毛刷的一下飞舞了起来,她极为不满的掰了掰布鲁斯的胳膊。谁睡觉还要用胳膊上的肌肉?你看看你这鼓的老高的肱二头肌,骗鬼的吧!
  “晚安。”
  “你再不把手松开明天主卧床上就会多出一具韦恩庄园主人的尸体,接着阿福就会尖叫着跑去找我对峙。”云海下达了最终通牒。
  发出一声叹息,布鲁斯继续闭着眼睛平躺着纠正道:“Alfred不会尖叫的。”
  “很好,那么他会CAO着他的左轮双枪和老掉牙的长剑,携带着跳着踢踏舞的迪克掀翻我刚刚建好的屋顶。”
  是真的拿她没办法了。布鲁斯无奈的睁开一只眼睛看向云海,不情愿的放松了胳膊上的肌肉改为松垮垮的揽着后者的腰:“我松手你保持安静到清晨,成交?”
  “Deal”
  “那么,晚安。”
  “已经四点了确切的是晨安。”
  “保持安静。”
  “成吧。”
  云海原本是打算直接离开的,但今晚的月色真的太美了。
  低下头她可以看到朦胧月光透过过雕花的窗棂无声无息的飘进来,在那清冽如水的月华下一切都美好的仿佛梦境一样。云海的目光一路追随着模糊的光影最后落在了,落在了布鲁斯毫无防备的睡颜上。
  他是真的睡着了,胸腔随着柔和缓慢的呼吸缓缓起伏着,这景是如此的不可置信,这人却又是如此的真实。就在眼前,伸手可触。
  ‘Joker 的所有物’这到底是多么自私而又愚蠢的想法啊。另一个世界的Joker打算干的事闯进云海心中,让她露出一个极为嘲讽的笑容。
  漂亮的鸟儿还是在天上飞的时候最漂亮。当云海抱着匕首在布鲁斯一侧躺下时她这般感慨道。
  枕头随着第二个人的动作凹陷了下去,黑色的直发与卷发平铺开来交织在一起再难区分。
  从窗外投下的斑驳光影中,真实与虚幻杂糅成分不清的一团乱麻。若无法区分这到底是真实还是虚幻,就姑且将它看做真实吧。在清醒与昏睡中沉浮了几个轮回,云海的意识很快就迷失在那真实与虚幻之间。
  秋天的晚上还是有点冷的,她睡到一半就将冰冷的刀踹到了地毯上。
作者有话要说:  老夫老妻模式神马的,我才不会承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