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作品:《灶王不上班

碗跌落下去,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叮咣”的声音惊得老拐回过神来,他跌跌撞撞地往后退了几步,弯下腰去慌手慌脚地捡拾着地上的瓷碗碎片,一边结结巴巴地跟姑娘解释道“你、你别害怕,我不是什么坏人。我见你倒在我家门口,所以我才把你搬进来让你休息的。大夫说你只要再静养几天就好了。”
  “你放心,我什么都不图,”老拐慌乱地解释着,连手被瓷碗碎片割破了都浑然不知,“我真的不是坏人你安心在床上躺着,我再给你去端一碗药来。”
  姑娘始终没有说话,只是用那双会说话的眼睛静静地凝视着老拐,过了良久,她的嘴角微微上扬,勾出了一抹沁人心脾的笑。老拐怔忡地望着这个甜美的微笑,简直看呆了。
  收拾完了地上的碎片,老拐低着头冲出房间,又去厨房重新煎了一碗药来。望着灶台上跳动的火苗,老拐摸着自己砰砰直跳的心脏,心中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喜悦之情,他觉得,那是一种比做出了世界上最精细的木工活还要开心的感觉。
  姑娘在床上躺了三天,老拐没有出工,衣不解带地照顾了她三天。在这三天里,姑娘始终没有说过一句话,却一直用她那双动人的眼睛追随着老拐。
  老拐能感受到姑娘的目光,却也只敢装没感受到,往往在房间里没待多久就落荒而逃了。
  第四天一早,姑娘可以下地慢慢行走了。老拐又请大夫来看了一趟,刘大夫伸手摸了摸她的脉,用一种古怪的语气对老拐道“她恢复得很好,只需要再养两天就能完全恢复了。”
  老拐松了一口气,心里头却是百感交集高兴于她的病就要好了,难过,他似乎现在也没有资格难过什么。
  接下去的两天里,姑娘始终没有开口说话,却默默地跟在一旁帮老拐做了许多的活。老拐要拿什么东西,他一个眼神瞟过去,旁边就立刻会有一只手把他想要的东西给取过来给他。不仅如此,在老拐出去做木工回来之后,他发现迎接自己的不是冷锅冷灶,而是一桌热饭热菜以及坐在桌边等着自己开饭的美丽姑娘。
  被人等待的滋味着实温暖,老拐感觉鼻子酸酸的。可他知道自己不能沉溺其中,姑娘毕竟还是自己捡来的姑娘,她迟早有一天是要回到自己真正的家中去的。
  怕自己会太过眷恋这样的生活,隔天一早,吃过早饭后,老拐从家中那只座钟底下取出了他这三年来的全部积蓄。他把装着积蓄的纸包推到了姑娘手边,说道“你回家去吧,这些给你做路费,路上买吃的也别拘着自己,这些应该管够。”
  说完这些,老拐怕自己情绪外泄,立刻拿起工具出门做活去了。
  这一天的工作,老拐是在浑浑噩噩中度过的。他时而回想自己在山中和清风相伴的日子,时而那股清风又化作了姑娘唇边的梨涡,笑容一直甜醉了他的心窝窝。但是一想到后者,他又很快会从幻想中清醒过来,心中的酸涩便无以复加了。
  就这么混到了收工,老拐比往常动作更为迟缓地走回家去。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打开家门迎接他的不是预想中的冷清。
  那姑娘没有拿起钱离开,而是依旧如同前几天那样,做好了饭菜等在桌边。见他开门进来,脸上带着不可置信的错愕,姑娘张了张嘴,说出了这几天来的第一句话。
  “吃饭吧,”姑娘说,“菜要凉了。”
  那一刻,老拐觉得自己仿佛听到了天籁。


第68章 今天讲故事
  姑娘留在了老拐家中,开始了两人一起的生活。老拐把自己原先住的那间屋子腾出来给她住,自己则把柴房简单清理了一下,住进了柴房里去。
  老拐确信自己喜欢上了那个姑娘,但因为自身的身体缺陷以及妖怪的身份,他迟迟不敢向姑娘吐露心迹,只敢与她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为了给姑娘创造更好的生活条件,老拐开始接更多的木工活,他却不感觉到累,只觉得浑身都充满了干劲。
  姑娘把家中的一切都收拾得井井有条,每天都做好了喷香的饭菜等老拐回家一起吃。她虽然开过口,却依旧很少说话,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老拐看着便十分安心。
  这样平静的生活一直过了半年,终于还是被打破了。
  这一天,老拐捧着一户人家定做的风车架去送货,路上恰巧遇到了一个打狗汉正在调戏出来给家人买东西的小妹子。
  小妹子十二三岁的模样,正是豆蔻年华,水灵的大眼睛搭配上白皙的皮肤,看起来娇俏可人。那打狗汉看的眼睛发直,扛着肩上刚打死的黑狗便把人堵在了一个死胡同里。
  “小妞,你长得真美,”打狗汉色眯眯地伸出了手,摸上了妹子的脸,“跟哥哥回家吧。”
  小妹子的脸上满是惊恐,她忍不住害怕地往后退了好几步,后背抵在墙面上,两只手死死地抓在墙砖的缝隙上,用颤抖的声音央求道“求求您放过我吧求求您了”
  听到小妹子的求饶,打狗汉变得更加兴奋了,他眼神迷离地用手抚过小妹子的脸蛋,逐渐地往下移,大有要伸进衣服里面去的趋势。打狗汉口中还喃喃道“你真美”
  “救命救命啊”小妹子害怕地扯开嗓子大声求救,整个人激烈地挣扎着。然而打狗汉的身材实在是太过壮硕,他只消用一只手就能轻而易举地把小妹子给桎梏住。
  打狗汉狞笑着用左手捉住小妹子的两只手,右手捂在了她的嘴上,小妹子的嘴被这只大手捂住,只能无助地从指缝中漏出几声无助的嘤唔。
  老拐听到了这边的动静,转过头来便看到了这样触目惊心的场景。他的腿脚不灵光,便先大声喊着制止打狗汉道“你快点松开那个姑娘”
  原本害怕的妹子眼神一亮,迫不及待地死死盯住了向这边来的老拐。
  打狗汉听到声音,不耐烦地转过头来,见是个瘸子,脸上的表情又变成了戏谑“瘸子也想来搅和我的好事你不打搅我,等我把事儿办了我帮你摁着,也让你摸两把怎么样”
  “你”老拐气得涨红了脸,手指不稳地指着打狗汉,“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
  打狗汉哈哈大笑,接着沉下脸警告道“有眼力见的别来碍事小心我把你另一条腿也给打瘸”说着便又扭过头去,伸出手强硬地掰扯起了小妹子的衣领。
  小妹子整个人剧烈地颤抖着,原本还怀有希冀的眼神暗淡了下去,她闭上眼睛像是认命。
  情急之下,老拐把半边身子变回了夔原本的样子,伸长了那只长满倒刺的手横隔在两人之间。打狗汉正要俯身去亲妹子的嘴,忽然感觉脸颊的触感变得刺刺麻麻的,睁开眼一看,发现出现在眼前的竟然是一只长满了小刺的青绿色大手。
  “嚯”打狗汉惊得一下子松开了小妹子,连着后退了好几步,循着手往外看去,看到刚才被自己嗤笑的那个瘸子不知何时变成了半边人身半边兽身的怪物,看起来狰狞极了。
  打狗汉吓得跪倒在地上,用头在地面上磕得砰砰直响,一直磕到脑门上流了血也不敢停止,一边磕头一边口中迭声道“大爷饶命大爷饶命”
  只有老拐自己清楚,他只不过是外形可怖罢了,并没有什么害人的能力。他只能虚张声势地警告打狗汉道“立刻离开这里不要再回来了”
  打狗汉点头哈腰,背起了那条黑狗飞快地离开了这条街。
  见危险解除,老拐松了一口气,慢慢地把手往回伸,想要重新变回人形的样子。结果他发现自己却变不回去了,低头一瞧,他才发现原来是打狗汉离去时把黑狗血滴落到他那半边身子上了。才刚死的黑狗血功效实在强大,只有等灵力散尽他才能变回去。
  老拐没法,只能靠在墙上,冲小妹子露出了一个安抚的微笑“没事了啊,你回去吧。”
  尽管觉得老拐的形象可怕,小妹子却仍是十分感激这个救了自己的妖怪,她深深地朝老拐鞠了一躬,擦干净脸上的眼泪,飞快地离开了死胡同。
  原本老拐以为事情就会这么风平浪静地结束了,就在他快要可以变回人形的时候,巷子口突然传来了喧哗的人声。紧接着,那个打狗汉领着一大群人气势汹汹地走了过来。
  “我去打听过了你在这个镇上做木匠,”打狗汉大声道,“你说你是不是要害死人”
  打狗汉脸上满是正义凛然的神情,与方才那个把小妹子堵在胡同口的人仿佛不是同一个。他站在最前方,声音传得最后面都听得见“乡亲们都来瞧瞧,你们好心接济的到底是个什么可怕的怪物你们千万不要对他一时仁慈,换来的后果可是不堪设想呐”
  一张张熟悉的脸出现在打狗汉身边,见他们脸上或惊恐或不可置信的神情,老拐只感觉手脚冰凉,心不断地往下沉去尽管设想了无数次可能被人们发现的场景,但真正看到乡亲们怪异的眼神时,老拐还是忍不住感觉难过十分。
  明明自己平日里什么坏事都没有做,在邻居家的工具坏了的时候,他还不辞辛劳地加班加点做到半夜帮他们把东西修理好,而且还不收分文。这样的自己难道还会带来所谓“不堪设想的后果”吗他张开嘴想要为自己辩解几句,最后还是无力地沉默了。
  第一颗小石子砸到脑袋上的时候,老拐并没有感觉到疼痛,他用平静的眼神看着砸自己的那人,明明自己昨天才帮他修好了门板上的木楔。接二连三的石子打在了他的脑袋和身上,老拐已然感受不到身体上的痛楚了,他只感觉自己的心脏像是被揪紧似的疼。
  这一天他明白了一个残忍的道理妖怪终究是妖怪,和人类千差万别。这几年美好的红尘人间生活像是美好的泡沫,脆弱到被一个众人都不熟悉的打狗汉一戳就破了。
  老拐怔怔地站在原地,人们骂得累了渐渐散去,他看到原定上工的东家也在围观的人群里。东家虽然没有动手,但几经踟蹰终还是站到了老拐的面前,对他道“今天你就别来了。”
  活泡汤的老拐一瘸一拐地走回家去,家门口被人用朱漆泼了个大大的叉,姑娘站在门边心平气和地用抹布揩着那个叉,脸色平静温柔。
  这一天一直佯装平静的老拐突然一阵鼻酸。他加快脚步走到姑娘身边,把攒下来的那几块钱又重新递到了她跟前“你离开我吧,我什么都给不了你了。”包括安静的生活。
  姑娘放下抹布,忽然伸手把老拐扯进院子,踮起脚尖用柔软的唇瓣轻轻碰了老拐的嘴唇。
  姑娘的嘴唇带着桂花的甜香,好似棉花那般柔软,只是轻轻碰了碰,老拐就感觉自己醉了。等他意识到自己碰到的是什么后,脸腾地红了,结结巴巴地道歉道“对、对不起”
  “我亲的,”姑娘伸出手搂住老拐,柔弱无骨的小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背,“我会负责的。”
  姑娘突如其来的勇猛举动让老拐傻了眼,但他很快就回过神来,不可置信地问道“你、你说的是真的吗”这么美好的姑娘,真的喜欢自己吗
  姑娘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转而看向那被朱漆泼洒难看的大门“我们搬家吧。”
  “去、去哪里”老拐下山之后便一直住在这个镇上,姑娘说要搬家,一时没了主意。
  “去一个没有人认识你的地方,”姑娘转过头来,脸上平静中带着一丝笑,“去一个没有人找得到我们的地方。”她的最后一句话似乎语带深意,然而当时的老拐只顾着畅想与她的美好生活,便也错过了她脸上一闪即逝的怅然。
  两人连夜离开了小镇,一路顺着江水往下游走,走到槐城的时候,姑娘停了下来对老拐道“我们以后就住在这里吧。”
  于是,老拐在下山之后拥有了自己的第二个家。与此同时,这个家里也迎来了一个女主人两人在那年快要入冬的时候举办了简单的婚礼,只有彼此见证这一场爱情。
  老拐讲到这里便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贺宸赶紧倒了一杯水塞到他手里。
  这个故事一直讲到现在,虽然有那么一点波折,结局却还是温馨动人的。但贺宸清楚,以老拐目前孤家寡人的状态而言,这故事未来的走向并不美好。
  老拐喝了一口水便又把杯子放下了,他摩挲着杯子问司不悔“六十年前,总局出的10号文件你知道么”
  司不悔一愣,接着缓缓点了点头。
  六十年前的10号文件,又称“禁交令”,由于一个捉妖师在降妖过程中对妖怪产生了不该有的感情而被妖怪利用,最终间接造成了半城普通人的死亡,在这之后,人妖关系处理局便颁布了一道禁令,禁止登记在册的妖怪与捉妖师接触过密。
  可是这和这个故事又有什么关系呢


第69章 豆腐羹
  “禁交令”禁止的是捉妖师和妖怪之间的接触,这个故事里只有老拐和姑娘两个人。两个线索在贺宸脑子里转了转,他很快就得出了答案来“那个姑娘是个捉妖师”
  老拐叹了口气,苦笑道“也怪我自己从前没见识我是真的不晓得捉妖师身上会有什么,我只知道她身上的气息和其他人类的不一样,我只以为是我自己的错觉。”
  捉妖师姑娘爱上了一个妖怪,虽然那是个善良的不愿伤害任何人类的妖怪,却仍然因为那一道禁令的缘故被打上了“禁止交往”的烙印。
  两人在一起的第二年春天,由人妖关系处理总局颁布的第10号禁令迅速转发至各分局。
  消息传到槐城的那一天,老拐正从东家下工回家,路上遇见几只在角落里窃窃私语的地精,见他们都是一脸不安的样子,遂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