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作品:《灶王不上班

过,准会被这诡异的场景吓得魂飞魄散。
  门打开后,司不悔率先踏入门中,贺宸跟着抬脚跨过门槛。脚踩在地上的下一秒,贺宸眼中所看到的场景立刻就发生了变化。原本漆黑一片的西楼一下子变得灯光璀璨,门两边站着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老婆婆,她们冲贺宸微微一笑,走向正中央又合二为一了。
  这两个月跟着司不悔见多了奇奇怪怪的“大世面”,贺宸就微微怔了几秒,试探姓地举起手来鼓了鼓掌,夸奖道“婆婆,您这技能真酷。”
  老婆婆听了很高兴,一下子又分裂成了四个,绕着贺宸拍手转圈圈,嘻嘻哈哈笑“有眼光有眼光小伙子真是有眼光”
  随着老婆婆的叫喊声,楼上又下来了几个年迈的妖怪。镜灵见几人站在门口,有些意外“小宸,今天是除夕夜,你们几个怎么到这边来了”
  贺宸指了指司不悔手上拎着的保温食盒,笑着说“我做了点鱼头豆腐汤。”
  “鱼头豆腐汤”镜灵的眼睛一亮,跟着兴奋起来,“是给老拐做的吗”说着他的眉头一撇,又忧愁起来“不瞒你们说,自从那天你们走之后,老拐又病倒了,连带着这两天吃什么吐什么,再这么下去可怎么办哟”
  楼内的气氛一时间又凝滞了。另一个长胡须的妖怪把视线转向了保温食盒“希望这碗汤能让老拐喝得下去吧好歹让他过完这个年呢。”
  “这是我用司家的锅和我家的勺熬的汤,”贺宸道,“不说能让老拐爷爷马上回忆起幸福的事情,但至少喝了是没有坏处的。”
  妖怪们的脸上浮现出喜色,催促着几人上楼“那还等什么,赶紧把汤给老拐端上去吧”
  为了不打扰老拐休息,只有司不悔和贺宸被允许走进了老拐的房间,封岁岁和柯基则被留在了门外,一边陪其他几个老妖怪们坐着,一边静静等待两人的消息。
  站在门口,贺宸举起手来轻轻叩了叩门,只听里面传来了一个苍老而微弱的声音“进。”
  贺宸推门而入,老拐挣扎着从床上坐起身来,半倚靠在靠垫上。窗外的月光倾洒进来,泼一点光在病床一角,这构图令人一看便能心生凄凉之感。
  老拐缓缓转过头,见两个年轻人双手交握走到了自己的床边,其中司家的那个小子手中还提着一个硕大的保温食盒,他微微愣了愣“你们是来给我送饭的”很快他又自嘲地笑了笑,连带着咳嗽了几声“不用送了像我这把老骨头了,根本吃不下什么了。”
  贺宸听着难过,却也知道自己劝什么都是徒劳,干脆二话不说把床板给老拐架了起来,又让司不悔把保温食盒放在了床板上。掀开保温食盒的盖子,鱼汤的香气立刻弥散在空气中。
  保温食盒的姓能很好,尽管经过一路的颠簸,但此刻一掀开盖子仍然热气氤氲,配合葱白奶绿的鱼汤,整碗食物看着就令人食欲大增。贺宸取出汤勺舀了一勺鱼汤,凑到嘴边悉心地将它吹凉,小心翼翼地把汤勺送到了老拐的嘴边“老拐爷爷,您尝一口吧。”
  老拐定定地看了贺宸几秒之后,忽的笑了,配合地张开了嘴巴,任由贺宸将那一勺鱼汤喂了进去。鱼汤含在嘴里,他闭着眼细细品了几秒,猛地睁开了眼睛,眼神中浮现出一丝激动的神色。他颤抖的手抓住了贺宸的袖子“你这汤这汤是谁教你做的”
  贺宸负责做疗养院的祭祀宴,每年西楼都会有作为定番的豆腐羹,这是专门为老拐留的。因此贺宸做的豆腐羹,老拐是尝过的,并不是今晚尝到的这个味道。
  看来自己是赌对了。等老拐的激动劲过去之后,贺宸对老拐道“这是在不悔给我的菜谱的基础上改良的,里面加了一些平常用不到的食材。”
  听是司不悔教的,老拐眼神中的火光又暗淡了下去。他重新伸手握住汤勺,颤颤巍巍地舀了一勺汤送到嘴边,闭上眼细心品味着汤中的滋味,过了良久才长叹道“我不该期待的。”
  他垂眸盯着勺子,浑浊的眼神中闪烁着水光“小朋友们,你们能让我自己待一会吗”
  贺宸和司不悔轻手轻脚地离开了房间,静静地把门给带上了。
  关上门后,两人下楼去。楼下大堂里,一群妖怪们正围坐在圆桌旁边,仰着脖子盯着两人下楼,封岁岁坐不住,干脆直接从凳子上起身,跑到两人面前,急切地问道“怎么样怎么样老拐爷爷有没有把汤给喝了啊”
  在众人殷切的目光下,贺宸点了点头“已经喝了两口了,现在他想自己一个人喝。”
  贺宸的话音刚落,大堂里不约而同地响起了如释重负的吁气声。方才一直板着脸严肃着的老妖怪们脸上都隐隐带了笑意,镜灵更是激动得老泪纵横“我就说小宸可以的我就说”有个喝茶的老婆婆端着茶杯路过,丢给了镜灵一个白眼“事后诸葛亮谁不会做”
  这个声音让贺宸听着有几分熟悉,他再仔细一看那老婆婆的长相,忍不住大叫了一声“啊,老婆婆原来是你”这个老婆婆不是别人,正是贺宸在被沙衣种傀儡的那一次,在菜市场上遇见的卖生姜的老婆婆。因为她的年纪实在太大,因而让贺宸印象十分深刻。
  沙衣作乱的那会儿,贺宸从高烧中醒来,起先还怀疑老婆婆是沙衣,在后来得知沙衣只喜欢美艳的年轻女人的形象之后才打消了这个念头。然而这个老婆婆出现的时机实在是太恰巧了,更何况她口中说出来的话也是玄之又玄,贺宸原本也想过其他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也就慢慢忘却了这件事情。直到今天,在这里再次看到这位老婆婆,贺宸才又想了起来。
  老婆婆呷了一口茶,掉光了牙的嘴抿起来笑,看上去很是慈祥“小宸还记得我”
  “记得,”贺宸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在菜市场见过您,所以有印象。”
  “沙衣的事,我不好直接告诉你,就只能在她对面摆个摊提醒你,”老婆婆说,“可惜最后还是没能阻止沙衣给你种傀儡。”
  贺宸心想那会儿自己只顾着玉佩烫得不行,就算是老婆婆开口告诉自己真相,自己指不准也当是沙衣在坑自己,飞也似的转身走到真的沙衣面前去。
  “老婆婆,这不怪你,”贺宸认真地道谢,“我还得谢谢你来提醒我呢。”
  “小宸,还有我,你还记得吗”旁边又有一道声音传来,带着点迫不及待的意味。
  贺宸转过头去,看到一个上一次来时没和自己说上话的老婆婆笑眯眯地朝自己招手。这个老婆婆也长得慈眉善目的,花白的头发上长着几张小小的脸,看起来有几分可怖。
  这回不是贺宸说话了,是封岁岁先说了,他震惊道“啊我听过您的声音”
  贺宸却是对这个声音没太大的印象,他问封岁岁“你从哪里听到的”
  “是我还住在云桂街的时候,”封岁岁表情带上了一点不自然,“我醒来之后就想着怎么给奶奶报仇,做了很多的粉。但是后来有一天,我突然听到耳边有一个声音不断地跟我说不许这么做,奶奶会伤心的,我那个时候哪里听得进去”
  贺宸这下也想起来了,在走进封岁岁那间小店的厨房之前,自己耳边不就响起了这样一个声音,提醒自己“不要进去”么原来自己当时真的没有听错。
  封岁岁红着脸和老婆婆认错“对不起啊婆婆,我之前没有听您的话,真不应该。”
  “没事,现在做个好孩子还来得及,”老婆婆微笑着说,“我们做妖怪就要做好妖怪。”
  “还有我,”坐在那个老婆婆身边的老伯伯也跟着举手道,“小宸你记不记得我上个月你的菜篮子掉地上了,是我帮你捡起来的。”
  “还有我”“还有我”
  大堂里接二连三地响起了各种声音,贺宸听着他们的诉说,心头一下感慨万千原来自己竟然在默默中接受了那么多这群妖怪们的帮助。他感觉眼睛有点热“各位,我也要尊称大家一声爷爷奶奶你们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叽叽喳喳的声音消失了,所有妖怪的脸上都带上了祥和的微笑。过了半晌,镜灵才悠悠地开口道“因为,我们从前接受过你爷爷的帮助啊。”
  “知恩图报,才是一个好妖怪的必修课嘛。”


第67章 今天捡媳妇
  现场沉浸在一片迷之感动的氛围之中,没有见过贺善真的司不悔、封岁岁和柯基有点格格不入,只能茫然地在一边听着贺宸和几个妖怪们越聊越尽兴。
  眼看他们就要从“你爷爷当年做的那道红烧狮子头”聊到“你爷爷的那把勺到底可以盛多少水”上面去了,地上突然冒出来两个泥土造的人偶。两个小人偶手拉着手跑到其中一个正在揉耳朵的妖怪跟前,绕着他转起了圈圈。
  妖怪俯下身来,把耳朵贴到了其中一只小人偶的脸上,小人偶捧住他的耳朵嘀嘀咕咕讲了好一串话。妖怪脸上的表情变了好几变之后,小人偶终于松开了他的耳朵。妖怪直起身来,双手结了一个手势,两只小人偶旋转着在原地消失了。
  “小宸,老拐让你和不悔进去,”那个妖怪说,“老拐说有事情想拜托你们帮忙。”
  听到是老拐找两人帮忙,贺宸便结束了同其他妖怪们的谈话,拉着司不悔重新回到位于二楼的老拐的房间里去了。
  打开房间门,贺宸看到老拐如同刚才两人离开时那样靠坐在床上,床沿架着的桌板上放着自己带来的保温食盒,他凑近一看,发现那一大碗的鱼头豆腐汤已经都被喝光了。
  尽管妖怪的食量普遍都大,但一口气喝光一大桶汤还是有些夸张了。贺宸委婉地对老拐道“老拐爷爷,这汤分量有点多,不太容易消化啊。”
  “果然不能分心,”老拐望着空了的保温食盒,“心中想着事儿,不知不觉就喝完了。”
  老拐诚恳地对贺宸道“小宸,你的这碗鱼头豆腐汤,和我娘子做的豆腐羹真的很像。谢谢你,让我在病得这么厉害的时候还有机会尝到这个味道。”
  贺宸不自在地摸摸鼻子,把感激的目光让到了司不悔的身上“是不悔给的菜谱好。”
  “司家小子啊,”老拐眸光闪烁了一下,“你能告诉我,你这菜谱是从哪里来的吗”
  司不悔认真地说“是家父所传,他说这是司家的独门菜谱,只能做给心爱的人尝。”
  “咳,我是厨师嘛,所以我就问他要来菜谱改良了一下”贺宸望天,觉得耳根子有些发红,“没有让他来做真的不是因为我吃醋什么的”
  老拐笑了笑,眼睛又垂了下去“是司家独门菜谱啊。”难怪她当年会不辞而别呢。
  “小宸,真的很感谢你让我还有机会再尝到这个,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你和司家小子能再帮我一个忙吗”老拐严肃而诚恳地问道。
  被老拐这态度弄得有些不知所措的贺宸结结巴巴地说“您、您讲,我们能帮就一定帮。”
  老拐勉力支棱着身体又往上坐了坐,双手交握放在肚子上,给两人说起了从前的事情。
  老拐的本体是一只名为夔的妖怪,这种妖怪在山海经里就曾出现过,是一种形状像龙却只有一只脚的怪兽。在老拐吸足了天地灵气化形之后,由于先天的缺陷,他也只能化身成一个瘸腿的人,故而被送了个叫“老拐”的绰号。
  六十多年前,老拐成功化形后便下了山,混居在一个繁华的小镇上。他喜欢做些手工,便依着自己的喜好成为了一个木匠,接一点镇子上的木工活来做。
  木匠镇上有不少,老拐又是个瘸腿的,出活的速度慢于其他几个。虽然他赚的不多,但因为做的是自己喜欢的事情,所以老拐仍然感觉十分的快活。他在镇子上一住就是三年,渐渐和人们都混熟了。
  又是一年年关将近的时候,这一天,老拐如同往常那样,开门出来打算卸屋外的门板。才一打开门就感觉一团东西直直地向自己怀中倒来,他忙不迭地伸手抱住,只感觉入手尽是冰凉的感觉。他低头一看,这才发现原来是一个姑娘倒在了自己怀里。
  姑娘脸色苍白,双唇发紫,眉头紧蹙着,看起来难受极了。老拐不敢怠慢,来不及细想就抱着姑娘回到了屋子里,一瘸一拐地跑去镇上的医馆请了大夫来给姑娘瞧病。
  大夫来之后,给姑娘仔仔细细地做了一番检查,发现姑娘原是发了高烧,又在寒夜里受了好长时间的冻,这才陷入了昏迷之中,病情十分严重。
  “那该怎么办才能救她”老拐脸上尽是焦急的神情,满心满眼都是“救人”二字。
  大夫叹了口气提醒道“若要想救活,不难,两剂药方就可醒转;若要想救好,那便得好汤好药伺候着。你平日里赚的不多,再多养一个困难得很呐。”
  老拐不假思索地说道“救了就要救好,刘大夫您放心,钱我会想办法的。”语气笃定。
  见劝不住,大夫也只好一边摇头一边开方子道“真不知道你这是图些什么这姑娘和你非亲非故的,你这么卖力地救好她又是为了什么呢”
  只有老拐清楚他不图任何东西,因为他知道自己很喜欢这繁华人间,不似做妖怪时只有山风清露相伴。这姑娘还这么年轻,她不能就因为这样失去快活看世界的权力。
  可是这个理由他不能告诉大夫,只能在一笑中把答案深深藏在了心底。
  如同刘大夫所说的那般,两碗汤药下肚,姑娘醒了。
  姑娘醒的时候,老拐恰巧端着另一碗热气腾腾的中药掀开帘子走进屋来。他抬头习惯姓地往床上一望,正好与那双如同秋水般的眸子对上。许是姑娘的眼睛太过明亮动人,老拐的手一抖,手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