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作品:《灶王不上班

吵起来了,贺宸下楼来,递给封岁岁一本写满了客人预订信息的笔记本“小岁,你先把这本东西看完,我们要开始安排年前的祭祀宴了。”
  槐城的风俗是家家户户要在腊月廿三至廿八之间办一场祭祀团圆宴,一来是提前为祖先们过节,二来也是为了让祖先们保佑家人在新的一年也能健康顺利。贺宸的祭祀宴大菜是槐城一绝,因此在他开店的这三年来,年年都有许多人家邀请他为自家的祭祀宴大菜掌勺。
  封岁岁瞪了柯基一眼,丢下一句“不和你一般计较”,接过贺宸递来的本子,翻开来开始誊抄到月历上去,一边抄一边板着指头数定金价格总额。柯基懒洋洋地在一旁摇着尾巴,倒也帮忙一起摁计算机,看起来又重新恢复了和谐。
  看着两人相处融洽,贺宸松了口气,转身回到后厨去准备今天的晚饭。
  后厨里,司不悔正拿着一根白萝卜练习着雕工,见贺宸进来,高兴地朝他挥舞着手中的萝卜“娘子,我刚学会的。”贺宸看着摆在砧板上那排齐齐整整的萝卜雕花陷入了沉思。
  过了良久,贺宸诚恳地对司不悔道“其实吧,我们也没有那么多菜需要装饰”
  “不过,”眼见男朋友的表情从高兴变为了失落,贺宸话锋一转,“马上就要开始做祭祀宴了,你可以在大菜的摆盘上多放几朵颜色不一样的萝卜花。”
  司不悔点了点头,眼神中满是斗志“好,我去多学一些样式不一样的雕花”
  见男朋友在这边热火朝天地雕萝卜,贺宸还是有几分不放心,再次追问道“你确定你春节不回家去看看吗上次你大伯来的时候,他说了家里人都很想你。”
  司不悔运刀飞快,手上动作不停“不回去了。”
  “你们灶王还真的要上天去汇报工作啊”贺宸开玩笑道,“所以我还得贡你”
  司不悔回过头,给了贺宸一个无奈的眼神“不是这个灶王。”
  “但正月确实是人妖关系处理局最忙的一个月,大年初一许多地方都有拜坟头岁的习惯,所以不少妖怪会趁这一天偷偷出来捣乱,所以司家的人基本都在外面。”
  “你爷爷也不在家吗”贺宸看到放在角落灶台上的那口锅,又想起了那个可爱的老头。
  司不悔转瞬又雕刻出了一朵好看的萝卜花,他把花码到砧板的边沿,说道“他出去访友了,他的正月的行程安排表是全家人里最忙的,不到最后一天见不着人。”
  可以,是个很酷的老头了。贺宸在心中默默点了个赞,接着又安慰司不悔道“这样也好,那你就跟我们一起过年吧,让你感受一下正常人家的新年是怎么样的。”
  司不悔心想会说话的猫和会算账的山精这种生物在正常人家并不多见,但强大的求生欲让他选择把这句话深深地埋葬在心底,不敢吐露半个字。
  两个人各自在厨房忙活自己的事情,没过多久,封岁岁就捧着一本记满了字的台历跑了过来,他一边跑一边把台历展示给贺宸看“宸哥我把行程安排出来啦”
  贺宸接过台历看了一眼,提笔把十二月廿七那天的行程全都用笔抹去了,他把台历递还给封岁岁然后说道“这一天的这两桌时间安排上往前挤挤吧,或者排廿八那天,再不济就直接推了也行,廿七这一整天我都要空出来的。”
  “诶为什么啊宸哥这一天是什么重要的日子吗”封岁岁迷惑道。
  柯基从封岁岁的卫衣帽子里钻出来,伸出爪子拍了拍他的右脸颊“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宸宸每年的这一天都不接待其他客人的,这是专门留给常院长的。”
  “常院长”封岁岁眨了眨眼,脑子里搜索了一圈自己所认识的槐城人名之后问道,“你是说城南疗养院的那个院长吗
  贺宸点了点头“就是那个常院长。常老每年都在我家订宴给疗养院里的老人们吃,这个习俗从我爷爷那会儿就开始了,我去读大学那几年也没有断过。”
  槐城只有一个疗养院,就是开在城南的槐城疗养院。在里面住着的老人们基本都是行动很难自理,子女又不在身边的孤寡老人,这家疗养院是私人开办的,前一任院长是常院长的父亲,在老常院长去世之后,常院长就继任了父亲的职责,一晃就是二十多年。
  贺宸也算是常院长看着长大的,小的时候他随贺善真一起去疗养院里准备大菜,除了帮爷爷打下手,也帮疗养院里的老人们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因此每年春节放假回去,学校里评选“助人为乐小标兵”,贺宸因为老人们的夸赞保准榜上有名。
  而今贺善真虽然也去世了,但如同老常院长和常院长的使命交接那般,贺宸也接过了爷爷的担子,肩负起了每年春节给疗养院做祭祀宴的职责。
  封岁岁听着柯基摇头晃脑地讲述着这些陈年旧事,感觉鼻子有点酸酸的“如果当年,我奶奶也能住到这家疗养院里就好了”这么想着,他便不再抱怨廿七日的行程安排了。
  “哦对了,其中一桌的菜谱和普通的祭祀宴不一样,”贺宸又取笔在台历下方刷刷写了几行菜谱,对封岁岁交代道,“你把需要的食材列出来,等东子他们来了让他们去买。”
  猪舌头、白斩鸡、凉拌海蜇头封岁岁接过这张菜单一看,仔仔细细通读了一遍之后,终于琢磨出了一点不寻常来。这张菜单上的所有菜都是凉菜,只有一道热菜豆腐羹。
  “怎么有点像白事宴的菜单啊”封岁岁不解地举着单子傻傻地问贺宸。
  贺宸点了点头,还给封岁岁竖起了大拇指“懂得挺多嘛,这确实是白事宴的菜单。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常老每年都要安排这么一桌空的祭祀宴,这一桌菜院里的老人都是不吃的。”
  猜测横竖也是没什么结果的,封岁岁便捏着菜单嘀嘀咕咕地准备去前堂列食材。
  说话间,只听见后门响起了笃笃的敲门声,一声一声不疾不徐地敲着,一听门外就是站了个涵养极好的人。封岁岁高喊着“来了”冲出去开门。
  封岁岁把门一打开,只见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站在后门口。老人看到站在门边的封岁岁,朝他微笑道“你就是宸儿新招来的小朋友吧”
  因为驼背媪的缘故,封岁岁对上了年纪的人都有一种天生的亲近感,他红着脸点了点头,声若蚊呐“其实也没有很新,已经来了小半年了呢”
  “原来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啊”老人眼中的讶然一闪而过,接着感慨道,“看来我确实老喽,这么就都没出来走动走动,什么都不知道呢。”
  这时,贺宸也终于走出厨房走到后门口来,他见老人站在门口,也有些意外“常老,您怎么来了”说着把人邀进门来“您来坐会,我给您倒茶。”
  常院长被拉进门来,表情还带着几分不好意思。见贺宸给自己端茶来,局促地捧着茶杯,有些迟疑地开口道“那个小贺啊,你认不认识什么豆腐羹做得特别好的厨师”
  豆腐羹食材简单,但要做得美味却很难。贺宸笑了笑“常老,不是我自夸,老爷子走后,整个槐城豆腐羹做得最好的人就是我贺宸了。”
  “那你知不知道加了什么东西,能让豆腐羹尝出幸福的滋味”常院长问道。
  幸福的滋味贺宸疑心是自己听错了,一碗普普通通的豆腐羹,光靠加佐料可以品尝出幸福来吗贺宸想了想说道“常老,品尝食物的时候,个人的心境不同品尝出来的食物味道也许会不同,但光靠加佐料就让人感到幸福,这是不可能的。”
  “你说的是,”常院长叹了口气,缓缓地扯了个笑,“是我异想天开了。”
  “常老,您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了”贺宸好奇道,“如果是想要改良豆腐羹的味道,我倒是可以试一试。”
  常院长的眼神中划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担忧,但很快就被他掩饰了过去“没什么今年的另一桌席上,豆腐羹撤了吧。”
  常院长走后,封岁岁仔细地翻了翻菜单,有些好奇“所以为什么不做豆腐羹了呀难道是因为宸哥你的豆腐羹做不出幸福的味道”话还没说完,封岁岁就感觉手腕一麻。
  “小岁,谨言慎行。”司不悔收回手里的控制器,警告他道。
  “不知道,”贺宸自己倒是不在意,他一摊手说道,“或许要等我们去疗养院里看过才会知道原因吧。”


第61章 今天去做饭
  腊月廿七日转眼就到了,这一天,阖家餐馆所有人都起了个大早,封岁岁用小推车推着食材,贺宸抱着猫,司不悔则牵着贺宸,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往城南的槐城疗养院进发。
  常院长早早地候在了疗养院大门口,见众人过来,热情地招呼他们往里去,边走边和贺宸说“大伙儿都很想你,你都好几个月没来看看了。”
  从前,贺宸不忙的时候隔三差五会来疗养院陪老人们包饺子、捏包子,做些大家都能动手的小点心来尝,自从司不悔来了之后,生活多了许多鸡飞狗跳的杂碎事,连餐馆都开得有一搭没一搭了,更别提来疗养院和老人们共度美好时光了。
  贺宸听着不好意思,红着脸承诺道“以后我一定常来。”
  几人聊着天来到了疗养院的食堂后厨,原本后厨有三个做饭的婶子,今天为了给贺宸腾出地方来,常院长给三人都放了假,因此现在没人的后厨显出几分冷清。
  封岁岁把食材推进厨房里,柯基一下子就从贺宸的怀中跳了下来,在料理台上找了个避油避烟的舒服位子窝成一团,像个小监工似的打量着其他人的动作。
  贺宸挽起袖子,指挥着司不悔把最紧要的几件食材先处理了“你把鱼给处理了。”司不悔依言从小推车的第二层袋子里取出了一条还在活蹦乱跳的鱼,净了手之后从摆着刀具的那面墙上取了一把大小适中的菜刀,动作利落地处理起了那条鱼。
  “小伙子,刀工很不错嘛,”常院长在一旁看着,对于司不悔的刀工赞不绝口,“难怪宸儿这个对厨艺要求这么挑剔的人会看上你。”
  贺宸在一旁笑出了声,毫不客气地拆台道“常老,这回您可猜错啦,他刚来的时候什么家务活都不会干,连套个被套都得要我帮忙呢。”
  “哦有这回事”常院长露出了一个意外的表情,但很快还是乐呵呵地说道,“他什么都不会,你还义无反顾地跟人家在一起了,那就更说明你们小俩口感情好啊。”
  不,当初还真不是因为感情好。贺宸反驳的话已经到嘴边了,然而回想起司不悔动作笨拙仍旧想照顾好自己的那一幕幕场景,他还是决定不反驳了。
  “谢谢常老。”司不悔倒也不客气,礼貌地向常院长道了声谢,承下了他的称赞。
  常院长在厨房里待了没多久,就被一个护工叫出门去了。剩下三人继续在厨房里热火朝天地准备着中午的团圆祭祀宴,贺宸负责掌勺,其他两人则在一旁打下手。
  贺宸炒完一个菜,装盘盛出,封岁岁立刻上前接过手,把菜放到了食盒最底层,预备等菜准备地差不多了,拎着食盒直接去大圆桌上摆盘。看着封岁岁像只小蜜蜂一般忙碌着,贺宸悄悄凑到司不悔身边对他道“小岁好像真的改变蛮多哦”
  若说几个月前的封岁岁,眼神中还有化不开的仇视人类的戾气,那么经过了这几个月的积淀,他已然被改造成了一个积极向上的好妖怪,和普通十五六岁的少年没什么两样,虽然有一点小毛病和小脾气,总体来说却是个温和且会替他人着想的好少年。
  司不悔没有直接回答,却是用渴盼的目光深深地凝视着贺宸“娘子,那我呢”
  如果说这种目光能被实体化的话,贺宸觉得司不悔的身后一定会有一条疯狂摇动的尾巴。会因为自己没表扬他而主动求表扬的司不悔究竟是怎么样的小可爱啊贺宸感觉自己的萌点又长歪了,心脏砰砰直跳,只好干咳一声避过司不悔闪亮的眼神,结结巴巴地表扬他道“你、你的变化也挺大的”不管从哪方面来说都是。
  “哎,你们快停一停啊,”柯基一觉醒来,抬眼就看到贺宸和司不悔正含情脉脉地看着彼此,毫不客气地一爪子拍在了料理台上提醒他们道,“恋爱回家再去谈,做菜要紧。”
  两个原本盯着彼此的人迅速地挪开了视线,红着脸垂眸继续做起了手上的工作。
  因为食材准备齐全,司不悔和封岁岁动作又快,不出两个小时,团圆宴的所有菜都准备妥当了,贺宸看了眼挂在墙上的时钟,时间正好指向正午,该是吃饭的时间了。
  封岁岁拎着沉而大的食盒率先出门去,贺宸和司不悔则分工整理了后厨,原本因为工作而稍显凌乱的厨房在两人的打理下很快又恢复了整洁。
  另一桌基本都是冷盘的祭祀宴,菜同样被贺宸装在了一个食盒里,整理完后厨之后,他亲自拎着食盒走出门去,没有和封岁岁同样朝老人们聚居的东面楼去,反而去了西面楼。
  “娘子,别往那里去”还没靠近西楼,司不悔就伸手拦住了贺宸,严肃地对他道,“那栋楼里妖气很重,恐怕会有点危险。”
  贺宸摸了摸微微烫的玉佩,有些意外这栋楼里居然也会有妖怪“不是吧我每年都往这栋楼里送祭祀宴,但是从来都没有遇到什么人过啊”
  “这栋楼里原来住的是谁为什么现在空下来了”司不悔问贺宸。
  贺宸想了想,回答道“从我记事起,我记得这栋楼好像一直都不怎么能看到人,当初我问爷爷,爷爷说这里住着的老朋友都很害羞,所以不愿意见人。但是那个时候,我还是能听到楼里的一些声音的后来慢慢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