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作品:《灶王不上班

模糊了,他就快想不起这个少年到底有多高了,再过上几天,他或许会把少年忘得一干二净,也记不起小黑猫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贺宸缓缓蹲到地上,伸出手顺着柯基的背脊摸着它光滑的皮毛“抱歉啊,这么晚才发现你的真实身份如果司不悔早点出现就好了。”
  小黑猫转过头,黑葡萄般的圆眼睛凝视着贺宸的双眼,里面没有分毫怨怼之情。
  “裴轩会想办法的,”司不悔不知何时也跟了出来,同样蹲下身,手覆在了贺宸的手上,“至少,他不会让所有人忘记彭彭的。”
  五天后,正值冬至日,贺宸在门口摆出了一块小黑板,特地让司不悔在上头写了“免费供应汤圆、饺子、羊肉汤”。他得意洋洋地说道“这下考虑周全了吧”
  偏偏封岁岁在一旁抬杠道“没有哦,从前过冬至的时候,奶奶都是给我做糖汆蛋的。”
  贺宸二话不说,回头又去厨房特地做了一大锅糖汆蛋,红枣的深红色、桂圆的琥珀色搭配上鸡蛋的黄白相间,碗内颜色丰富,又加以冰糖提味,整锅糖汆蛋看起来就令人口水直流。
  “喝吧,剩一点给柯基,它也喜欢。”难得过节,贺宸很是随和地答应了小朋友的要求,做了美食的同时不忘告诉他分享的快乐。
  封岁岁喝下第一口的时候,眼神就不由自主地亮了起来,甜滋滋的鸡蛋和桂圆干入口之后在口腔中奏响了美妙的交响乐,让封岁岁忍不住竖起了大拇指“好好吃啊”
  贺宸心情颇佳地说道“我在里面埋了彩蛋,不知道你吃不吃的出来。”
  “有彩蛋”封岁岁的眼神更加明亮了,他一边吃一边用勺子拨弄着碗里的食材,不知不觉一大碗糖汆蛋就全部喝下了肚,可他依旧没有发现贺宸所说的“彩蛋”。
  封岁岁不由有些泄气,他眼巴巴地看着贺宸“宸哥,你能不能给我一点提示”
  “提示”贺宸眉一挑,想了想说道,“就是彩蛋啊。”
  最后,封岁岁找了半天,才在锅里找到了一只五彩斑斓的鸡蛋,他郁卒地用筷子夹着鸡蛋对贺宸道“宸哥,你说的彩蛋原来真的就只是一只彩色的鸡蛋啊。”
  贺宸哈哈大笑“这难道不是彩蛋吗所以小朋友不要总是看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啊。”
  “你怎么也越来越坏了都是裴眼镜害的”封岁岁怨念地看着那只彩色鸡蛋,嘀嘀咕咕地小声抱怨,然后把鸡蛋盛在了新的瓷碗里,又装了点桂圆干和红枣放到了柯基面前“喏,还是给你吃吧,我才不想吃什么彩色的鸡蛋呢。”
  柯基伸出舌头小心翼翼地舐了舐,接着也露出了封岁岁的同款表情,把头扎到碗里去了。
  “我就说超好吃吧”封岁岁笑眯眯地摸了摸柯基的脑袋,这么多天来头一次见柯基吃东西速度飞快,他也跟着悄悄松了口气,接着抬头用口型对贺宸道了声“谢谢”。
  封岁岁其实也没那么想吃糖汆蛋,只是这么多天来看到柯基一直蔫头耷脑的提不起精神来,食量也下降到了过去的一半,甚至连它最喜欢吃的炸鸡都不肯多尝一口,封岁岁看在眼里急在心里,遂决定趁冬至这天喂柯基吃点甜甜的糖汆蛋,让它的心情因为甜食好一点。
  封岁岁悄悄地把这件事和贺宸一商量,又拉着他演了一出“任姓小山精缠着厨师大哥非得做糖汆蛋”的戏码,绕了一大圈子不着痕迹地把糖汆蛋喂到了小猫的嘴里。
  贺宸在得知封岁岁的打算之后,看他的眼神一直怪怪的,直到看到封岁岁感觉后背发毛,才忍不住问道“你们现在连小妖精都这么会撩了吗”而且连一只猫都撩,也太厉害了。
  “不是撩”封岁岁红着脸反驳道,“我那是关心好朋友好朋友”
  正在柯基小口品尝着糖汆蛋的时候,阖家餐馆的门又打开了,结束了工作的女工们鱼贯而入,口中哈出的白色雾气很快消散在了空气里。
  “宸子今儿冬至,你这儿汤圆饺子随便吃,那还不破产喽”其中一个女工说道。
  贺宸直起身来,笑着对众人道“婶子们开心就好,难得过节嘛。”自己本来就是个“随缘算账”的主,并不差这么一天的慷慨大方。
  “哟,糖汆蛋啊”一个女工眼睛尖,看到了小黑猫眼前的瓷碗,跟着乐呵呵地说道,“我记得爱芬老家那儿过冬至就是吃糖汆蛋的吧”
  贺宸这才发现,王婶居然也在众人之中。几日不见,王婶凹陷的脸颊微微显得丰润了些,原本眼底的一片青黑色不见了,只是眼神时不时陷入放空的状态。
  王婶点了点头,嘴角微微勾了勾“是吃这个,还得加一些小年糕片,尝起来会更好。我记得我家”话到这里戛然而止,她眼中的笑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茫然与困惑。
  王婶摇了摇脑袋“我记得我家有个人还挺喜欢吃这个的,可我想不起来他是谁了。”
  原本吃糖汆蛋吃得欢快的小猫咪动作一滞,悄悄把碗往前推了推,嘴巴上沾了一圈的糖糊糊,看起来实在是可怜巴巴的。
  “爱芬怎么了”已经在圆桌旁边围坐下来的女工们见王婶还站在原地,关切地问她道。
  王婶回过神来苦笑道“我好像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但我真的记不起来是什么了。”
  其中一个女工说道“可能是最近太忙了吧每天没日没夜地数件真的还挺累的。没事,等过完这几天就好了,到时候你好好睡上一觉,说不定就想起来了。”其余人随声附和着。
  王婶走到桌子前坐下时,贺宸已经把饺子、汤圆、羊肉汤都端到桌上来了。她看着贺宸特地推到自己面前的那一碗糖汆蛋怔了怔。
  “王婶,你吃吧,”贺宸把碗往王婶的方向推了推,“你尝尝是不是那人喜欢的味道。”
  王婶拿起勺子舀了一口送入嘴里,眼泪便扑簌簌地滚落下来。
  “是啊,是这个味道,”王婶擦了擦眼泪,大口大口地吃起了碗里的鸡蛋,“好吃。”
  也许是因为无颜被带走的缘故,有关于“彭彭”归来的记忆在王婶的脑海中被完全抹除了,就连班婶那天在阖家餐馆中醒来,也只记得一个多星期之前的事情。
  不过令贺宸意外的是,他居然还清晰地记得这一切,甚至连那天晚上在何水生房间里司不悔拥抱自己时的场景他都记着。他有些庆幸又有些遗憾,这一切只能关起门来和司不悔说。
  柯基跳上了王婶的膝盖,脑袋拱在王婶的怀里依恋地蹭了蹭。对于这只小黑猫对王婶无来由的亲昵,众人已是十分习惯了,女工们照常开玩笑对贺宸道“宸子,你看你家猫这么喜欢爱芬,你不如让爱芬带它回去吧正好爱芬家没什么人气,有只猫陪着也挺好的。”
  从来都是拒绝的贺宸,今天却难得陷入了犹豫之中。无颜离开后,筒子楼对柯基的阻挡也就解开了,柯基现在能够自如地出入那栋楼了,所以究竟要不要让他和王婶回去呢
  结果却是柯基先做出了决定,它对着正看向自己的众人摇了摇小脑袋,喵叫了一声,接着从王婶的膝盖头跳了下来,又蹭到了贺宸的脚边去。
  “哎哟,这是舍不得主人了啊”看到小黑猫憨态可掬的动作,女工们哈哈大笑起来。
  贺宸对于柯基的选择也有点意外,他俯身把小猫抱进了怀中,伸手捏了捏它的耳朵,用众人听不到的声音悄悄问它道“你为什么不跟王婶回去呢”
  然而柯基不会说话,只能用它溜圆的大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贺宸,半晌才喵叫了一声。
  封岁岁挪到贺宸身边来,伸手把猫从贺宸的怀里接过,对贺宸道“他是不想让自己取代自己的位置。”
  小山精的话说得拗口,贺宸却还是理解了他的意思。柯基是担心自己回到了王婶家中,原本王婶记忆中的彭彭就十分模糊了,有了自己,王婶的注意力被转移,就更记不得自己了。
  贺宸记得从前有句话叫“哀莫大于心死”,从小黑猫的处境来看,却是哀莫大于心不死。
  这天,女工们在阖家餐馆聊天欢笑到了很晚,王婶脸上的笑意比从前哪一刻都多,贺宸站在收银台后静静地看着她随着人群欢笑谈天,却是迷茫这种忘记对于她来说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离开之前,贺宸犹豫了半晌,还是对王婶道“婶子,以后如果你有空的话,多来餐馆坐坐吧。”
  王婶愣了愣,虽然不理解贺宸的意思,还是慎重地点了点头。


第58章 青椒牛柳
  在柯基消沉了一个星期之后,事情终于迎来了转机。
  这一天,贺宸如同往常一样,和司不悔一起从菜市场买菜回来,打发了封岁岁去剥毛豆,又丢了几节小豆荚让柯基咬着玩,自己则同司不悔一起去准备其他食材。
  几人分工合作和谐得很,等最后一道剁椒鱼头上桌,大家正举起筷子摩拳擦掌准备吃饭,只听耳边响起了裴轩熟悉的声音。裴轩手里捏着一张缩地符,另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护着公文包里的东西,一面不忘阻止众人下筷“等一下给我拿一双筷子”
  封岁岁夹着牛柳的手一抖,牛柳又重新滑到了碗里去,他气得当场跳脚“裴眼镜你怎么那么吓人的能不能让人好好吃东西了”
  裴轩自己从隔壁桌的筷筒里找了一双筷子,很自然地坐到了封岁岁旁边的座位上,把他盯上的那条牛柳夹起来吃掉,咂咂嘴评价道“咸了点,贺老板今天盐放多了啊。”
  “因为那盘菜是我做的。”对面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响起,裴轩抬起头,只见司不悔正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差点没把牛柳直接囫囵吞下肚去。
  贺宸轻咳一声,尴尬地望天“啊对,不悔说想学几道简单的菜。”
  完了。裴轩脑海中飘过两个大字,几乎可以预见接下去局里派发任务时,对面那个大爷故意假装不会CAO作强行忽略一切的情形。他连忙努力让自己的微笑看起来显得温和无害,用诚恳的表情望着司不悔“咸了点配饭吃正好,这种大菜就是应该和米饭一起吃。”
  “行了,你这次来到底是做什么”司不悔做了个手势示意他打住。
  裴轩见警报解除,松了口气,往嘴里塞了一筷子鱼头,另一只手灵活地解开公文包的搭扣,从包里取出了一个小巧玲珑的颈圈来。
  封岁岁坐得近,看清了颈圈的样式之后,他立刻露出了一个古怪的表情“我最近都没有犯错吧戴手环了还不够,还要我戴颈圈吗”
  “谁说是给你戴的了”裴轩觉得小山精的脑洞着实大了点,“再说,你戴得上吗”
  封岁岁仔细比对了一下颈圈和自己脖子的尺寸大小,终于确定了这个颈圈并不是裴轩拿给自己的,又高兴起来,一把抢过颈圈拿在手里把玩“不是戴在自己身上就是好看啊”他把颈圈放在眼前假装是单框眼镜,四处转悠着看,忽然从框里看到了缩在角落默默吃小鱼干的柯基,福至心灵“这颈圈该不会是为柯基准备的吧”
  “可以啊小岁,智商一下子暴涨了50啊。”裴轩又夹了一筷子番茄炒蛋吃,“那就奖励你亲自为柯基把这个美丽的项圈给戴上吧。”
  封岁岁二话不说,拿着颈圈就往角落里跑,柯基还没反应过来,只听“咔哒”一声,脖子上就被锁了一个小巧精致的颈环,仔细看去颈环正中央还缀着一个小铃铛。
  “哈哈哈哈差一身蓝漆就能演多啦a梦了啊”封岁岁戴完颈圈,仔细欣赏着自己手中的杰作,一边看一边笑得直打跌。柯基也终于反应过来了,伴随着清脆的铃铛声,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猫爪往封岁岁的脸上招呼去。
  “你这个死妖怪笑什么笑啦”在笑声中突然响起了一个少年愤怒的声音。
  封岁岁的笑声戛然而止,整个前堂只剩下了那个少年的声音“笑笑笑就知道笑我让你笑我让你笑我挠死你挠死你”
  好半天之后,那声音停了下来,封岁岁见眼前的猫咪也收回了手。
  “奇怪了,他们为什么一直看着我啊难道我昨天晚上偷喝可乐的事情被发现了”
  这下,封岁岁终于确定了,他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指着原地打转的小黑猫,抬起头来问还在拼命吃东西的裴轩“为什么戴上颈圈之后,这猫突然会说话了”
  小黑猫身上的毛抖了抖,也跟着抬起头来,小心翼翼地张开嘴“我现在说话,你们都能听见了”发出来的声音是清澈标准的少年的声音。
  贺宸也为这神奇的力量震惊了,他仔细想了想“好像这就是彭彭原来的声音吧”
  “是他自己的,”裴轩点了点头,“无颜已经被羁押,身体是拿不回来了但是稍微通过了一点技术手段,把声音储存到了这个铃铛里,也勉强算是拿回一点东西来吧。”
  柯基傻乎乎地伸出小爪子拨弄了几下脖子上的铃铛,听着叮叮当当的声音,高兴地眯起了眼睛“太好了,以后终于可以开口点菜了”
  所有人脸上喜悦的表情都不约而同出现了一丝裂痕你快乐的理由竟然是这个吗
  “哦对了,另外虽然彭彭回来的那部分记忆被总局强制姓消除了,”裴轩又想起了出发前主任交代自己的另一件事,“但是王婶不会再忘记彭彭了。王主任让我带了一只貘过来,等晚上我把捏好的记忆吹到她梦里去,让她以为自己三年前就接受了彭彭死亡的消息。”
  开心的小猫咪又垂下了头,声音听得出淡淡的失落“是了,是该这么做呀”
  “所以当年究竟是怎么回事”封岁岁蹲在小猫咪身边,陪着它一起数蘑菇。
  小猫咪昂起脑袋,脸上的表情是略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