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韦勉的宝贝儿子,我叫你韦小宝有什么不对玉琉弯下腰,捏捏小家伙的脸颊,这手感真是滑软柔嫩

    在韦勉手上吃的亏,他就从这小家伙身上讨点利息回来。

    啪

    七岁的小家伙一巴掌挥开玉琉的手,自然不痛不痒,把手放住鼻间闻了闻,一句暧昧的好香啊,气得韦青云小脸涨得通红。小家伙虽然对父亲和玉琉之间的关系不太搞得明白,但是韦府里人多嘴杂,总还是能听到一些什么,小家伙的理解力足够他理解不要脸、狐狸精之类的负面形容词。

    我要告诉爹,你欺负我。哦玉琉拖长了声音,然后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把戒尺,在这之前,我要先打你掌心十下,无故逃课,该罚。先生今天身体不适哎哟小家伙话没说完,已经挨了一记,顿时眼泪弥漫了眼眶。

    这样啊,你怎么不早说,打都打了,那就打完吧。在玉琉恶意的微笑中,小家伙转头就跑,一边跑一边嚎嚎大哭你不讲理不讲理我要让爹把你这个坏人赶出去过了一个时辰,韦勉回来了,一进门就将玉琉抱到了床上,解衣脱鞋,好一阵温存,弄得玉琉面色红赤,情萌动的时候,他却突然停了下来。

    你今天打青云了,嗯玉琉这时才知他突然停下的原因,轻喘一声,在韦勉 xiong 前咬了一口,道你来替你儿子报仇来了我儿子不就是你儿子吗韦勉的手指伸入玉琉的口中,在腔壁上轻轻划了两下,麻痒痒的感觉让玉琉拉出了他的手指。

    他可没把我当爹,再说了,这么骄横无理的儿子,我也不敢要,我这才来多久,就看到他三次放蛇戏弄女婢,在先生的茶里下过五次药,让先生跑了一夜茅房第二天不能上课,还让人打断一个家丁的腿。玉琉轻轻哼了一声,眼珠子一转,却伸出自己的掌心,柔嫩如玉一般洁白的手掌在韦勉眼前晃了晃,大不了,我给你打一下,让你帮你儿子出了这口气,以后你可不能拿这事再来说我。我怎舍得打你。韦勉显然也是知道那些事情的,我多年不在家,青云确实缺了管教,现在还小,继续下去,长大了只怕就是人见人恨了。这家中他没一个怕的,就连我他也不怕,唯独你,那日他打断了帮你送信的那个家丁的腿,你回头就给了他一顿板子,让他对你心生畏惧,倒反而能管得住他了。人见人恨怕什么,老子就是这样,儿子当然要跟着老子学。玉琉转过脸,想要当初被韦勉打断右腿的事情,果然老子儿子一个德行。

    还在记恨啊。韦勉低下头,手顺着玉琉的身体慢慢滑了下去,堪堪将要滑到当初断骨的地方,却突然往上一缩,握住某处关键所在,轻轻地搓揉着,娘子,当初是为夫鲁莽,这厢赔罪了。王琉倒吸一门气,一股热流从小腹直往身体里窜,忍不住道韦勉,你你你混蛋嘴上骂着,身体却不由自主地往韦勉身上缠,情被操控在对方的手里,虽然心中恨恨地想要反击,但是随着相处的时间越来越长久,韦勉也比以前更懂得压制他的反击,至少在床上,玉琉原本的优势已经在不知不觉中丧失了。

    喘息声渐渐地越来越浓重。

    其实你打了青云我很高兴激情达到的那一刻,韦勉在玉琉的耳边低语。

    玉琉眼神迷离地望着他。

    我喜欢你展露本 xing 的样子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儿子你是这样想的吧啐我才没有这样的儿子,只是爱屋及乌罢了。转过了眼,玉琉暗暗地想着,却不知道此时此刻,自己脸上的笑容有多么温柔。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