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开始学会买东西,开始发现那些人类的表情,那些穷人和富人的故事当他第一次抓到一只想要咬他的小妖时,他浑身有了自由的渴望。

    但是他没有走,不知是血液里的诅咒还是别的什么的。他并没有完全的离开皇宫。

    老皇帝走了,新的皇帝登基。

    第一次见面,这个皇帝用一脸的骄傲和冷漠对着自己说,你想要走就走吧。你可以离开。

    冰华很吃惊,他不明白他的意思。

    我不留没用的人。

    上官尧是一个不一样的人,他的恨,和自己的好像。

    痛恨这个皇宫,却不得不被束缚。离不开的挣扎。

    他竟然好心的想要放走一个同样被这个牢笼关住的人。

    呵呵我不需要别人是怎么想的。

    冰华微笑,他知道,这么些年自己已经控制好了自己的情绪,而他的微笑总是带着一种无害的感觉。

    他还是留下来了。

    他还是可以在皇宫里找他的自由,他学会了离开师傅,他学会了一个人生存,但是他一直想不通,自己存在的意义。

    尤其是看着人世间万物的变化,人和人之间的变迁。

    好像看着一场巨大的木偶戏,里面有好多的人,好多的故事,但是自己却是观众席里唯一的人。那种被隔离在外的感觉。周围是无限的黑暗时空。

    这就是为什么他一直流浪的原因。

    什么也抓不住他。

    直到一只可爱的兔子闯进他的眼中。

    就像是布偶戏里那只小小的布偶突然飞出,撞进自己的怀里,然后坐在自己的身边于是,变成了两个人。

    抬头发现,原来自己也是在舞台上的人一样。

    小兔,你知道当你对着我笑的时候,拉着我手的时候,说着永远不离开我的时候。

    我都相信了。我愿意去相信的。

    因为,寂寞太久了。

    想给自己找个借口,不再寂寞。

    后来,师傅说,那种填满寂寞的东西,不是借口。

    而是爱。

    你说你不懂爱,我也不懂,炎海也只是沉默。

    我们三个都不懂,但是我们却谁也不想离开谁。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记不清了。

    那时候江南下着朦胧的细雨,我抬头看天空,一点点被淋shi的脸颊,有种被上天怜悯的错觉。炎海还笑我多愁善感。

    我看着你一点点的变大,才发现你不是一个巨大的雨点,而是一只从天上掉下来的礼物。

    还记得你把我砸晕,傻傻的被骗,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上的银两都被骗走了,而那个傻瓜就是你。

    你还一副诚恳道歉的样子,傻傻的说着发生的事情。我想不通,我是如何从京城最大的酒楼最好的房间沦落到郊外这最破旧的古庙里的。

    你是我见过的最不可思议的人了。

    同时我也能感觉到,炎海和我一样的心情。

    不会怪你,只是觉得你是那么的可爱。

    小兔子啊你信不信爱情

    我不信,但是我要的。

    就是永远的留住你。

    这就够了。

    你说这是我们的爱吗

    end